一个开滑滑车的傻子

© 朔北北北
Powered by LOFTER

【恺楚】

*恺撒x楚子航【向导x哨兵】

*人物属于南大,OOC属于我。

*恺楚结合片段,之前是楚子航任务结束后触发结合热。


————————————————————————————


    ——楚子航失控了。

    他几乎是掐着恺撒的脖子将他摁在床上,随即欺身而上,像捕猎中的狼一般紧盯着他金色皮毛的“猎物”,却又如孩童般天真地犹豫着,斟酌下一步的动作。恺撒显然不打算“清理”他,相反的,向导眯起冰蓝色的眼睛,向下拉着哨兵紧绷的双臂,直到触碰到他半抿着的唇瓣。

    恺撒点燃了他。

    那似乎不该被称作一个吻。这是他们最激烈的交锋,双方都试图用自己燃烧着的爱|欲压倒对方,他们相拥着决一死战,以灵魂,以爱情。

    显然,楚子航并不适合这个战场。他喘息着扣住恺撒的后脑,指尖缠绕着向导灿烂的金发,而胜利者转而啄吻他发红的耳尖,顺势把他安放在床褥上,解开那因汗湿而束缚着双方的衣物。

    楚子航当然不会就此缴械投降。他曲腿抵着恺撒,试图纠正他们的位置。狡猾的向导舔吻着他敏感的腰腹,舌尖顺着肌肉的纹理向下,隔着长裤轻轻一点他充血的前端。楚子航腰一软,本能地向后缩去,却被恺撒抓住机会扯下了碍事的裤子,他温热的掌心包裹着他滑动,完全陌生的快感涌来,而年轻的哨兵对此毫无准备。

    哦。恺撒真想欢呼,这是多么神奇的事——

    楚子航迷茫地看着他,那双只用来握刀的手紧紧地环抱着他,仿佛除了他之外别无依靠了似的。

    可杀胚不需要依靠。

    楚子航才需要。

 

    夕阳在云端慢慢地沉没了。

    恺撒为他拓张,亲吻他,进入他。

    这不对。楚子航想。可我才是哨兵——

    不过很快他就没工夫担心这个问题了。恺撒炽热的气息淹没了他,裹挟着他并将他推上狂欢的巅峰。

 

    世界在一瞬间改变了。

    另一颗鲜活的心脏的跳动牵扯着他的神经,一个完全独立的生命正在与他融为一体,向他敞开着一切——恺撒的灵魂热腾腾地贴着他,彻底的结合将他们的本源捆绑在一起,从此他将和另一个人分享他感受到的世界,甚至分享他的生命——他们休戚相关,性命相连,并且彼此相爱。

 

    恺撒在他耳边喷着热气,“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感受,”,

 

    “我需要你——不是为了那该死的精神契合——”

    “因为我爱你。”*

 

 

*选自弗格姆《爱的艺术》


——————————————————————————————

献给女儿

评论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