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浮冰

GGAD!

头像来自@yogin幺了个菁

Double Mark

  /双重标记

中太:中A宰B吃醋车/pwp

有森太明示

是送圈里一位高三太太去考场的车!

怕影响所以暂时不@

      点我上不是去考场的车

      防挂走

废旧仓库内响起皮鞋踩过血泊的声音,一盏经受了弹幕洗礼的白炽灯苟延残喘地滋滋作响,在门被一脚踹开的瞬间放弃了挣扎,将黑暗归还给一屋子飞扬的尘埃。

中原中也四下看了看,凭着惊人的夜视迅速锁定了目标。他几步走到屋内的角落,一把将坐在墙角的人质拉了起来。

“哎呀,中也来得好快!”被他抵在墙上的男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故作遗憾地叹道,“这下子又死不掉了,真是可惜啊……”

中原中也早已习惯了他的胡言乱语,直截了当地抽出左手堵住太宰的嘴,右手则迅速地探入风衣里简单地查验过伤势,发现没有严重伤口后却也没有松手,反而往脏兮兮的太宰治身上靠去,鼻子凑上来仔细地嗅了嗅颈窝。

“真恶心。”他恶声恶气地下了结论,将虚扣在太宰治手腕上的手铐扯下扔到地上,作为替代换上了更为可靠的自己的手指。太宰治委屈地哼了几声,一边跟着他往门外走一边拿指尖戳他的手心,“中也快放开啊,像情侣一样牵手好恶心!万一遇到敌袭中也来不及放开我的话岂不是要跟我殉情了!”

“闭嘴。”

话音刚落,太宰治便噤了声。倒不是因为这句听惯了的斥令,而是月光下中也冲着他的半边脸阴沉得吓人,alpha此时的状态实在危险,连他一个beta都清晰地感受到了周身浓郁的信息素。

“在我搞清楚你身上是谁的味道之前――我劝你最好管好你的嘴。”中也微眯着眼睛,舌头扫过一侧的虎牙仿佛肉食动物锁定可口的猎物。

太宰治悄悄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腕,两根指头在唇上虚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今晚不会太好过呢。太宰治琢磨了一会中也前进的路线,心知肚明地叹了口气。

要知道就连他自己也数不清身上大杂烩般的信息素究竟有几种,更别提说清楚具体来源了。

全文走↑链接

这也是我高三前最后一车了,再见我的肾

评论(25)
热度(306)

© 北极浮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