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lying D

此lo主正在学习

The Wizard of OSAMU DAZAI (百日太宰治day75)


*绿野仙踪梗,没cp
*非常沙雕,极度OOC注意
*非要翻译的话就绿野太宰好了,男巫太宰治也行,或者魔法少女太宰治(被殴打)

1

中岛敦醒来时,外头呼呼的风声已经停了下来。他盯着光秃秃的天花板看了一会,猛然想起入睡前发生的可怕事故――几个小时前他正在孤儿院的这个小木屋里擦地板,突如其来的龙卷风在他躲进地窖前便把他连着屋子卷上了天,而后打着转越升越高,很快孤儿院的轮廓就消失在可怜的中岛敦的视线里了。我们的小男孩在晃晃悠悠的屋子里又累又怕,很快便蜷在唯一的床上睡着了。

想起了这回事的中岛敦揉了揉眼睛,光脚踩着孤儿院粗糙的木地板一路跑到了窄小的窗口,趴在那儿努力地向外望去。

外头竟是一片人山人海,有个眼尖的少年瞄到了他露出窗口的小脑袋,连忙大喊道,“快看!解放我们的好术士出来了!”人群喧闹起来,吓得中岛敦连忙原地蹲下,大气也不敢出。他只蹲了几秒,窗口处突然飘来茶泡饭的香气,中岛敦马上听见自己的肚皮不甘寂寞的叫声,只好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向门口架着眼镜扎着马尾的男人走了过去。

穿着长袍的男人冲他深深地一鞠躬,口中说道,“欢迎你,新来的术士!我是北方的巫师国木田独步。我们非常感激你杀死了东方恶巫师,为这里的人民争得了自由――他们再也不用去矿山上挖红宝石种苹果树了!”

中岛敦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接过茶泡饭吃了起来,“谢谢你的茶泡饭,你真是个好人!不过你一定搞错了,我没有杀任何人,也不是什么术士。”

国木田指着他的小木屋,推了推压根没下滑的的眼镜,“那么就是这间屋子干的,”他露出和蔼的笑,“你瞧,这是他的半截胳膊,还露在木头外面呢!”

中岛敦定睛一看,果真在木头下发现了一截伸在外头的手臂。这只手在阳光下白的反光,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指甲盖昭示着它死去的主人的邪恶。中岛敦大惊失色,“天啊!我不是故意的!是这栋房子先动手的!”

“冷静,孩子。”国木田独步镇定地说,“你杀死的是东方恶巫师涩泽龙彦,他非常邪恶,每天逼迫他统治下的人民到山上给他摘苹果,挖红宝石,自己则在城堡里拿小刀扎苹果,还把红宝石扔到火炉里烧!他的罪行令人发指,你拯救了这里的所有人!这样一来,太宰国里就只剩下西方的恶巫师了。”

中岛敦听得连连点头,他刚刚发现这是一碗神奇的茶泡饭,每吃一口就会自动回到盛满的状态,使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究竟在哪儿这回事了。等他填满了肚子,中岛敦一拍脑袋,扯住国木田的长袖子叫道,“善良的北方巫师,可我要怎么回到横滨去呢?”

国木田独步愣了愣,“横滨?那是什么地方?”他身后黑压压的人群纷纷摇头,表示从未听说过。

“孩子,这四面都是沙漠,你大概回不去横滨了!”他摇摇头,看到中岛敦皱成一团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脸,连忙继续说道,“我确实不知道你说的横滨,不过你可以去港黑城找伟大的巫师太宰治!他是太宰国最好的术士,也许他能帮你回去。”

中岛敦立即抬起头来,“可我上哪儿找太宰治呢?”国木田道,“顺着黄砖路你会走到港黑城,太宰治就住在那儿。对了,”他从涩泽龙彦的手中掰下一颗红宝石递给中岛敦,“这是东方恶巫师的魔力,拿着它,你会派上用处的!至于我――我还有其他计划要做!”

中岛敦刚一接下红宝石,国木田独步便原地跳了三下,转眼就不见了。

中岛敦四下看了看,很快在不远处找到了显眼的黄砖路。他将手中仍拿着的茶泡饭碗和红宝石一块揣进兜里,随即迈上了通往港黑城的路。

2

中岛敦走了一天,饿了就吃一口茶泡饭,渴了就喝一口茶泡饭汤,总算在天黑前到了一座小房子前。他敲了敲门,房门竟一下子打开了,里头空无一人,吓得他往后靠了靠。

“有人吗?”中岛敦叫道,却听见房顶上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我在这儿,抬起头,小不点。我是污浊森林的中原中也。”

中岛敦走进屋子里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橙色头发的青年高高地悬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你好!请问你为什么要飘在天上呢?”中岛敦费力地仰着头看他,手上的茶泡饭却端得稳稳的。

“废话!当然是为了让你们全都抬头看我咯!”中原中也得意洋洋地笑着,“话说回来,小不点你一个人要去哪儿?森林夜里可不安全!”

“我要去港黑国找伟大的太宰治巫师,让他帮我回横滨去。”中岛敦老老实实地说。

“哦?”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毛,“你觉得如果我跟你一块去,那什么太宰治能让我长高一点么?”

“这我说不准。”中岛敦看着落到地上的中原中也,偷偷比了比身高,“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一块去港黑城试试。”

中原中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吧,那我明天就和你一块儿去!要知道你这小不点也许会倒在半路上,既然我见到了,也就有保护你的义务……没错,我得跟着你去!”

小个子青年嘴里念叨着,将中岛敦安置在了一张舒服的床铺上,“好吧,做个好梦,小不点。”
中岛敦实在累极了,他向中原中也表示了谢意,刚躺在床上便沉沉地睡着了。

3

第二天一大早,中岛敦和操纵重力的中原中也一道走上了通往港黑城的黄砖路。中原中也消除了中岛敦的一部分重力,两人的步伐也轻快起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罗生门前。

“小心些,别惊醒守门的无心之犬,”中原中也提醒道,“你要是吵醒他,他会狠狠地揍你一顿,直到你心甘情愿地承认太宰治是最伟大的巫师为止!”

中岛敦蹲在地上,将手放在路边沉睡的男孩头顶拍了拍,回头问道,“你是说这个吗?”

“不,别碰他!!!”中原中也瞪圆了眼睛,只见黑发的少年骤然睁开双眼,一脚将中岛敦踹飞到了大树杈上。

“我是芥川龙之介。你们是谁?是太宰先生让你们来的么!?”无心犬怒吼道,“快说!”

中原中也连忙大声喊道,“老子最他妈喜欢太宰治了!太宰治天下第一!!我是友军!”

芥川龙之介扫了他一眼,紧盯着嗷嗷喊疼的中岛敦,“你呢?”

“我不是伟大的太宰治巫师派来的,恰恰相反,我是去向他寻求帮助的!”中岛敦挂在树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要请他带我回横滨去,那边的中原中也要太宰治给他一点身高――请别再打我了!我不该随便摸你的头发!”

中原中也用重力操控将中岛敦救了下来,安抚地冲芥川说道,“很抱歉吵醒了你,现在我们该出发了。”
芥川龙之介连忙拉住他们,犹豫地说,“你们觉得,如果我跟你们一块去港黑城,太宰先生会给我一个认可吗?”

中岛敦拍了拍身上挂着的树叶,“我想会的,就像他让中也先生长高一样容易!”
中原中也在一旁点了点头。

“是吗?那么我和你们一起走。”芥川龙之介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快出发吧,港黑城离我们不远了!”
耽搁了一会,三人终于重新踏上了黄砖路,此时港黑城的轮廓已经在地平线上隐约可见了。

4

这天黄昏,三个疲惫的旅人终于到达了港黑城门前。中岛敦走上前去,敲了敲高耸的城门。门后传来一个温和的男人的声音,“你们好,我是港黑守门人织田作之助。请问你们是来吃咖喱的,还是来见城主的?”

中岛敦答到,“我们都是来见巫师太宰治的。我想请他送我回横滨,这边的帽子先生想要一些身高,而这边的少年想要太宰治的认可。”

织田作打开了城门,他端着一盘辣咖喱,皱着眉头道,“太宰治现在不想见人,请你们在这儿稍等片刻,也许他马上就会改变主意。”

他话音刚落,一条写了字的绷带就落到了他手上。织田作笑了笑,“瞧!太宰治正叫你们进去。不过你们得一个一个来――这是他的要求。现在,中间的白发少年请跟我来。”

中岛敦紧张的攥紧了宝石,在芥川的凝视下跟着织田作走向城主的接见室。

5

中岛敦坐在了接见室的椅子上,双手紧紧握着涩泽龙彦的红宝石。织田作把他带过来就径自离开了,留下他一个待在偌大的房间里。他正愣神,一条绷带突然缠上了他的手指,贴着红宝石蹭了蹭,很快又收了回去。

“我是伟大的巫师太宰治,你就是那个杀死了东方恶巫师的少年术士吗?”绷带在他面前漂浮着,指了指他手中的石头。

“事实上那是我的房子干的,和我没什么关系。”中岛敦连忙说,眼睛看着那条飞来飞去的绷带,“请问你能帮助我回横滨去么?”

太宰治道,“横滨自然没问题,可你必须先帮我做一件事。”

“太好了!”中岛敦一听能回到横滨,开心得蹦了起来,“不过你需要我做什么呢?你已经是一个厉害的巫师了!”

太宰治绷带晃了晃,“我要你帮我杀死西方的恶巫师。”

“什么?”中岛敦大惊失色,“我会被他杀掉的!你看,我只是个吃茶泡饭的孤儿,怎么能杀死那个邪恶的巫师呢!”

“可你已经杀死了东方的那个,不是么?”绷带发出一声轻笑,“西方恶巫师陀思妥耶夫斯基死后,我才能送你回横滨。等你杀死了陀思再来见我吧。”

“这不可能!”中岛敦还想说些什么,织田作一把将他拉出了接见室,两扇精致的铁门将他关在了外边。

见他出来,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忙问他会面如何。“这下全完了。”中岛敦沮丧地说,“我怎么可能杀掉一个连名字都说不清的巫师呢!太宰治说我得杀死西方恶巫师,他才会把我送回横滨。”芥川刚想说点什么,织田作就把他带进了接见室里。

中原中也和中岛敦对视一眼,在原地等着他出来。没一会,只见走出门来的芥川龙之介眉头紧缩,嘴里念念有词,“陀思妥耶夫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我这就去杀你!”

中岛敦刚想问他怎么回事,芥川一个穷凶极恶的眼神便把他吓了回去,“他说如果我帮你杀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就认可我的能力。陀思妥耶夫斯基……”

织田作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最后冲中原中也招了招手,“请进。”

中岛敦瑟瑟发抖地看着碎碎念的芥川越走越远,喝了口茶泡饭也没有冷静下来。他刚想换个地方蹲着,只听里头传来了一声惨叫――似乎来自那位伟大的巫师先生。他竖起耳朵,只听那惨叫连绵了数十秒,随后中原中也昂首阔步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中岛敦忙问他。
“他说我没救了。”中原中也面无表情道,“再怎么加身高也是个小矮子。”
“然,然后呢?”中岛敦心惊胆战地接着问。
“我把他打了一顿,不过留了口气。”中原中也说着,转头看了看四周,没找到芥川,“无心犬去哪了?”
中岛敦一愣,“去……杀巫师了?”
“……”中原中也跟着一愣,“他自己一个?”
“快,我们得去帮他!”中岛敦连声喊着,随即感到自己变得轻飘飘的,飞到了半空中。中原中也一把拎起他的衣领,朝西边甩去。中岛敦嗖地一声飞过柔软的云彩,落在了一座教堂似的建筑前。里头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中岛敦抬腿进去,正看到一个戴着毛绒帽子的男人迎面向他走来。那双紫色眼睛扫过他口袋里露出来的红宝石,顿时一滞,“是你杀了他。”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中岛敦吓得直发抖,芥川龙之介偏偏又自那巫师背后窜了出来,把陀思妥耶夫斯基逼得往他里走了几步。这下中岛敦彻底吓懵了,胡乱将手中的茶泡饭往外一丢,正好扣在了巫师脸上。“啊啊啊这个也不是故意的!!”中岛敦抱头蹲下,却听到陀思妥耶夫斯基轻轻的说,“干得漂亮……”

他抬起头,只见陀思正慢慢地变得透明,像个肥皂泡般漂浮在空中。“我就要融化了……要知道我不能碰到水!这也挺好,我想去看看东方巫师的苹果树……”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随即消失在了阳光里。

中岛敦愣愣地看着那片地方,伸手去接,只接到了一手暖和的阳光。一只手拍在他肩上,他忙回头看,只见中原中也拖着一个穿浅色风衣的男人站在他身后,恶声恶气地说,“你这混蛋,这下可以了吧!”太宰治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虚弱的点了点头。他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双靴子递给中原中也,“时下流行的增高靴,内增十厘米包您满意,不给退不给换不保修!”

然后他转过身来,摸了摸芥川的发顶,“你是一个……优秀得让我不知如何表达的孩子啊,芥川。”芥川龙之介看着巫师苦笑的脸,从中读出了一点不轻易让人觉察的真心。“先生……”他刚一开口便倒在了太宰治跟前,先前的一番苦战着实累坏了他。

太宰治最后向他看过来,“你想回横滨?”
中岛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想,还是不想?”太宰治扛着芥川,无奈地问。
“我不想回孤儿院了。我想回砸死东方巫师的地方,那儿的人对我好得多。”他说,“请让中原中也先生带我回去吧!”

太宰治冲他笑了笑,随即被穿上靴子后高了不少的中原中也糊了一巴掌。
“走吧。”他打了个响指,四人纷纷变得轻盈起来,“该回去了。”

一行人漂浮在清晨柔和的风中,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城堡。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邪恶的巫师,而苹果园将永远碧绿,红宝石沉睡在地底,这个毫无逻辑的故事终于结束了。

―end

别拦着我 我要沙雕

评论(4)
热度(12)

© Be lying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