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lying D

此lo主正在学习

Evil

祝不可回收垃圾桶生日快乐。

/evil

锁舌咬进锁孔的最深处发出咔哒的响声,L小姐将钥匙拔出来,随手扔在了鞋柜上。她拎着双肩包的带子将它甩向沙发,沉重的背包不知砸中了什么东西,一声夸张的痛呼随之响了起来。L小姐满不在乎地扯开凉鞋的搭扣,光着脚踩上冰凉的瓷砖。沙发上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白睡裙,卡着背包的指尖却涂着亮晶晶的黑色指甲油。

“晚上好,小姐。”她将砸中自己的背包安置在扶手椅上,盘腿坐在布艺沙发的一端,似笑非笑地看着疲惫的主人,“您这一下砸得真有路德的风范。”

L小姐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瞥了这不速之客一眼,冷冷地说,“滚出去,满嘴疯话的魔鬼。”

女孩皱着眉头,嘴上委屈地说着,“您太冷漠了……要知道这是我最后一回见您了。”

L小姐自顾自地拿起桌上的盒装牛奶,将塑料吸管插了进去,“这话说得好像我也得向你――一个疯子脑袋产生的疯狂念头用敬语似的。”

女孩看着她,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您又说自己是个疯子,难道您还认为我是疾病的产物?”

L小姐吸了一口牛奶,这似乎让她平静了一些,“你刚才说这是最后一次?这也许是个好消息……至少我不必去精神科查查你这虚幻的影子为何缠着我不放。”

女孩同样伸手拿了一盒牛奶,利落地抽出吸管喝了起来,“您真让我难过……要知道我可是专门来陪伴您的,您却时时刻刻盼着我早点滚开。”

L小姐冷笑道,“难道有人会对魔鬼的陪伴感恩戴德?”女孩摇摇头,“我不是魔鬼,我也不要您的灵魂。刚才我说了路德,可您毕竟不是路德,我自然也不是魔鬼――事实上,我就是您呀!”

她眨了眨眼睛,“您说我是魔鬼,其实是您自己想做个魔鬼――这全因为您是一个天使。这还不够明显么?我听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位贵族和朋友散步时高谈起施舍行为的愚蠢,说的话是多么冷酷!可当一个乞丐迎面走来,他却红了脸,想方设法地要把钱财给他,又不叫朋友发觉自己做了自己唾骂的傻钱袋。您瞧,这世上的好人总千方百计地把自己贬成无恶不作的混蛋,您不也是其中的一个么?”

L小姐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陈词滥调。你是我的臆想――这是毋庸置疑的!”
女孩点点头,“您尽可以这样想,反正您那懦弱的善良也不会因此消失。”
L小姐瞪着她,愤愤地说道,“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少把我和那些天真的蠢蛋混为一谈。”
“瞧――您又来了!”女孩嗤嗤地笑了,“我知道,您不是常常做些对自己毫无益处的事么?嘴里别提骂得多凶,您也照样做着!刻薄话不过是摆摆姿态罢了……‘瞧这好吃懒做的乞丐!我给钱不过是为了打发他!’……这样的话您说得还少么?”
“我不过是……”L小姐话一出口便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掐断了话尾,怒气冲冲的盯着沙发上的女孩。

“您不必难过,要知道,我爱的就是您这虚张声势的恶气!”女孩抱起双膝,不露声色地往L小姐处靠了靠,“可我也有不喜欢您的时候――您总是不真诚!对谁都一样,对谁都一样!”
L小姐瞅了她一眼,“你继续说说。”
“看,您自己也一清二楚!有时我为此几乎要恨您了,可我又可怜您――一个费力讨好的小丑!”女孩叹了口气,“朋友,家人,您甚至在我面前也要演戏。这到底图什么呢?今晚您看见我的时候分明是高兴的,却假装看不见我,又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赶我走,不是为了显示您不在意我么?再说您的朋友,您在他们面前不是连拒绝也说不出吗?嚯!您对家人也是如此,想要的东西摆在面前,先来一句‘不用了谢谢’。您就这样折磨自己!您难道开心么!”
L小姐恍惚地说,“可我能怎么办?你说我讨好别人,这话说得对,可我就是这样!我是我自己痛恨的怂货,傻冒的老好人!我心里想着滚蛋吧傻逼,转眼就满口答应,我就是没法说不――就是不行!”
女孩蹙着眉,嘴里嘎吱嘎吱咬着吸管,“嗨……这会儿我倒说起您来了!我哪来的资格,要知道我和您是一路货色!可是,可是这儿还有一件事我要警告您,您听完也许会打我,骂我……那也无所谓!”
L小姐好奇地看着她,等着她说出下面的话来。
女孩深吸一口气,大声说:“您不爱任何人,一点也不爱!”
L小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手中的牛奶盒差点掉在地上,“嗨――我当你是个有头脑的魔鬼,可你现在说的是什么话?”
女孩说,“我是对您――一个刽子手――说话!这真是太难过了……”她竟低低地啜泣起来,“您是不会爱人的……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您却一丁点也不在乎!”她几乎是称得上愤怒了,发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L小姐。

“那么我应当怎样?我又能怎样?”L小姐疑惑道。“你应该爱我。”女孩垂下眼睛,喃喃自语道,“您应该爱我,没错,您要爱您自己――您要爱我。”

L小姐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女孩黑色的指甲盖覆在枯黄发柴的手指上,干瘪得像一节丑陋的指骨。
她突然萌生了一种冲动,一个毫无理由的念头――L小姐慢慢地挪过去,托着女孩细瘦的脖颈将她揽入自己怀中。女孩温热的呼吸在她肩头绽开,带着潮湿的水雾落下来。这真是荒唐透顶,L小姐想,这比任何一个梦境都要真实。她不敢想下去,要知道有时深究不如沉默。

女孩闷闷的声音突然响起,隔着颤动的空气传入她的耳中,“您还是不相信我存在,但没关系,我原谅您。”女孩轻快地从L小姐怀里滑出来,和她稍稍隔了一拳的距离,“最后让我们聊点别的吧,谁叫我这样喜欢您。”她俏皮地眨了眨眼,“您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您。来之前我想了很久,该用什么模样和您见面。您看,我涂了指甲,可是没化妆……还穿着睡裙。您喜欢吗?嘘,别说,让我觉得您喜欢好了。”女孩用手指卷着裙边,脸上挂着孩子般的笑容。L小姐仔细地看她,从长长的睫毛一直看到光裸的脚踝,果真什么也没说。“我甚至考虑着是否要带一包烟来,可我真怕吓坏您!但您总会知道的――”女孩的手指灵活的翻入睡裙宽大的内衬,用食指和中指夹出两条草莓饼干,“不过我还是带了这个。”她熟练地做了个打火点烟的动作,饼干叼在嘴里发出咔擦的响声。L小姐接过剩下的一根,学着她的样子嚼得卡嘣响。

女孩用手背抹掉嘴角的饼干屑,转头看了她一眼,又飞快地转了回去。
“我必须要走了。”她咬着嘴唇,手足无措地站起来。L小姐看了她好一会,最终说道,“快走吧,我早就受够你了。我受够了没完没了的无病呻吟和情绪崩溃,天台上的满月和银色的树梢。我要活下来,而我只有在铁窗里才算活着,所以请你死去吧。”她笑着问,“你是我的臆想,不是吗?”

“是的,是这样的。”女孩轻轻地说,“我是你的梦境,你的坟墓和月亮,你的黎明和你的黄昏。现在睡吧,没有人会为您点灯了。”
L小姐发觉自己正狼狈地哭泣着,她费劲地抬起手胡乱地抹掉眼泪,胸口如泡沫般变得空空荡荡,剩下漆黑的肋骨支撑着那蠕动的心脏。
她听见深夜的风声,听见夜枭的号鸣,听见死者的安魂曲。

我死了,可我又活着。L小姐颤抖着按住那颗心脏,确认着它死去的部分。
我会看到太阳。她慢慢地沿着墙角蹲下,这是她最后一次为自己的死亡哭泣,很快她将不能理解自己为何而哭――今夜这部分的灵魂已经彻底死去了。
零点的钟声敲响,十七岁的L小姐出生在自己的尸体上。她将注视光明,她将拥抱太阳。

而知道有太阳,就是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

*抄米嘉的
















评论
热度(3)

© Be lying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