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lying D

此lo主正在学习

[园医园]心脏出逃

/be预警
/园医园无差

祝  @丸子今天更新了吗 生日快乐:D

――――――――――――――――――
心脏出逃

Emily,听我说,Emily。

Emma用右手按着腹部血淋淋的绷带,她不知道下头血肉模糊的一片究竟是破碎的内脏还是骨骼。耳边是乌鸦嘶哑的嚎叫,它们被一路上滴落的鲜血引来,正盘旋在她头上,为场中的猎食者指引位置。

他要来了,Emily。

那紧紧攥着她的右手松开又收紧,牵着她向前走的医生小姐终于回头看她,指尖冰凉双唇颤抖。她看着她的眼睛,尽可能平稳地说,Emma,我们会没事的。

谎言。
Emma看着那双眼睛,她的Emily小姐是万能的天使,而天使是不会说谎的――Emily小姐说谎时总要看着她的眼睛,欲盖弥彰。事实上Emma喜欢看她说谎的样子――这时候那双清澈的眼睛便会直直地看着她,叫她头晕目眩心跳加快。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垂死的哀鸣,Emma认出那是律师的声音,她刚刚以一刀的代价将他救下,而这一次已意味着死亡。
她低低地说,Emily小姐,现在只剩下我们了。Emily拉着她的手,用那一贯的冷静声音说,Emma,我们必须继续破译。

密码机发出滴滴的轻响,Emily那双拿惯了针筒的手对这报废的机器似乎毫无优势。Emma知道她们存活的希望渺茫,五台电机仅仅亮起了两台,而未知的怪物正在四处搜寻她们的踪迹。

监管者。Emma惊险地完成了一次校准,腹部的伤口传来一阵抽搐的剧痛――Emily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她们一同在矮墙后蹲下,等待沉重的脚步与狂跳的心脏一同重归平静。Emily冰凉的手心覆上了一层她呼出的水汽,变得柔软温热。

没事了。她转过头来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Emma匆忙低下头,生怕自己的眼睛暴露了那个可怕的念头――不,不仅仅是她,Emily一定也想到了这“游戏”中最为特殊的规则――地窖门将在仅剩最后一位求生者时打开,作为幸存者的最后出路。她们刚刚路过了地窖,Emma确信Emily比她更清楚它的位置。

密码机骤然颤抖起来,将两个破译者同时吓了一跳。Emma手中的零件不慎从手中滑落,她本能地伸手去接,指尖仅仅晚了一秒,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中响起,如同恶魔口中无情的嘲弄。

Emily按住她颤抖的手,Emma抬头看她,那双眼睛里是一轮银色的满月,淹没她怦怦直跳的心脏。

他来了。
Emma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口――Emily将她拉向自己,撑在她腰间的手温柔地避开那淌血的伤口,而后给了她一个短暂却足够柔软的吻。
Emma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这不能阻止她此刻僵硬得像块木头。Emily的唇瓣轻轻地点着她,像棉花,像蜜糖,像足以夺走她的理智的一切。心跳声逐渐增大,在巨大的惊惶中Emily放开了她,在Emma做出任何反应前拉开柜门,将园丁推了进去。

窒息般的黑暗瞬间将她淹没,Emma自那迅速合拢的门缝里看到死神的红光,她的喉咙扯着气管发出干涸的尖叫――Emily,Emily!

我在,Emily的声音从柜门的缝隙中传来,温和得像只洁白的鸽子,我走之后去找地窖,Emma。

不,Emily,让我出去!Emma用尽全力拍打柜门,每一下都感到内脏争先恐后地撕开绷带夹着鲜血挤出体外,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替她发出刺耳的悲鸣,撕裂神经撞碎骨骼直到冲破这残破的身躯,而后死亡在她唯一的天使怀中。Emily用身体死死地抵着柜子,曲起手指轻轻敲了三下锈蚀的金属门。

嘘。

Emma听到熟悉的轻飘飘的气音,而后温热的液体穿过柜子的缝隙喷洒在她的脸上。
Emily,Emily 。
她尝到猩红的泪珠,随即意识到那是她的天使垂死的血液,是腐烂的纯净的永生。她透过血雾看到Emily死气沉沉的玻璃似的眼珠,一轮满月在那逐渐枯萎的眼球中升起,闪耀着超乎寻常的光芒。

她的天使死去了。

评论(6)
热度(93)

© Be lying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