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皮月饼

此博主正在学习

谈情不说爱 [百日太宰治Day50]

cp:中太

又名冗余


不是车却外链我迟早要被lof气死→全文

---------------------------------------

不如剪了算了。

 

中原中也坐在电脑前,左手绕着蜷曲的发尾,不由得心生烦躁。

已是四月末,暑气一天天浓起来,外头的柏油路被太阳晒得滚烫,车流碾过去便腾起一阵焦糊的橡胶味儿。他拧着眉毛,手指缠着几根焦糖色的头发,力气一大就给揪了下来,松松地挂在汗湿的指尖上。中原中也按了保存,看着电脑屏幕一点点黑了下去,锁上门后按下了电梯的下行键。他向来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倒不是什么老板的职责,只是性格使然,再说独身一人也没什么顾念,一待往往就到了晚上。今天例外,三十度的高温加上未清洗不能使用的空调,他大手一挥,索性给自己放了个小假。


随着电梯下行,工作和文件慢慢从脑中淡去,一个无意间的念头却逐渐清晰起来。中原中也拿指头拨了拨糊在脖颈上的过长的发尾,觉得确实应当要剪掉了。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时兴起,他早在三年前就该和这撮冗余的头发一刀两断,而不是拖到现在被它折磨得烦躁不堪。

中原中也打定主意便不再纠结,手指自夹层中抽出一张白色的名片,上头印着的名字有些模糊了,却仍能认出“太宰治”的形状。他抬手叫住一辆出租车,往附近名气最大的造型设计赶去。

 中原中也认识名片上的这个造型师,比起“略有耳闻”更接近“有过一腿”——他脖子上的这撮头发便和他脱不了干系。太宰治谁不知道,和知名网站签了约的造型设计,这几年发展的顺风顺水,还给几个荧幕上的常客做过发型,放在同行里算是翘楚。他认识太宰,从太宰治还是个洗发学徒起便认识,现在却早已陌路,只靠张薄薄的名片牵着点关系。

 

大约是踩着了空档,中原中也推门进去,一眼便看到店里沙发上有个熟悉的人影。长风衣的一角被风带起来,那对黑漆漆的眼珠转过来看他,又不露声色地移开去,只做一个缓缓站起的懒散样子。店里的学徒殷勤地上来迎他,问他预约的是哪位师傅。中原中也便遥遥一指,隔空戳着太宰治的脊梁骨道,我就找他。太宰治似乎早知道他要这么说,慢条斯理地抽了条干净毛巾,在学徒诧异的目光下冲他笑了笑。

 

这位客人,我们楼上走。

他说着,抬腿往昏暗的楼梯口走去,嘴上一边问着,您是只洗,还是要剪?

中原中也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字地告诉他,我要剪,那撮搭在脖子上的头发,干干脆脆地剪了就行。

太宰治步子没停,似乎打定主意要装不认识他,手一指靠里的台子说,那您请躺。

 

全文走↑链接谢谢

无助的微笑.JPG


评论(8)
热度(44)

© 冰皮月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