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浮冰

GGAD!

头像来自@yogin幺了个菁

无敌跳水团


发发牢骚,没什么意思
白白我去蹦迪了

――――――――――――――

我坐在书桌前,打算对自己总分60得分40的作文作一番深刻的反省。

作为学生的我低着头站在一边,手里拿着记满了笔记的作文纸小声说:“思想浅薄举例老套语言僵硬……”

一个闷闷的声音打断了她,“还不是因为考前没睡好……厕所魔读是没有好下场的!”我们一起转头看向赖床的我,她蓬头垢面地裹在被子里嘟囔,边打哈欠边翻了个身。

“闭嘴,不要随便找借口!”严肃的我生气地说,伸手去掀她的被子,两人于是在床边拉扯起来。

学生习以为常地接着念,“观点不明让步刻意结构混乱……”

又一个声音打断了她。这回是流浪汉的我,她用两个指头拎着范文,坐在桌沿上晃着腿,“这写的什么狗屎。”

“不许说脏话!”严肃从床边冲过来,看起来更生气了。

写作的我从地上捡起流浪汉扔下的范文,补充道,“假如这个引用与下文有任何关联,我脑袋剁下来给他。”

“注意你的措辞!在座的都是未成年!”拉着被子的严肃转过头来瞪她,写作耸了耸肩,继续缩在一旁敲打键盘。

学生的声音更小了,“我觉得我的问题是过于就事论事……而且不按格式来。”
她紧接着就开始碎碎念,“开篇引材料……突出例子……结尾联系现实……”

“都是狗屁。”写作抬起头说,在严肃冲过来拍她脑袋之前改口道,“一派胡言。”

“说得好像你写的比范文好似的。可把您牛逼坏了。”流浪汉在一旁冷笑。

“观点……观点……为什么我对所有事都要有观点?”被子里传来一个声音。

“你谁?”严肃踩着床架用力扯,被子里的人忽然松了手,她便扯着被子摔进了书架里。

“我是思考。”她把被子拉回来盖好,“你们这群傻逼出门总是不带我!现在好了,我和赖床彻底在一起了。”

“那祝你们早生贵子喔。”写作头也不抬地说。

“不但要有观点,更麻烦的是还要和当代具有强烈社会意识的青少年保持一致。”流浪汉不知从哪摸出一个苹果咔擦咔擦地咬着,“我真是搞不清楚他们怎么就能从一件众口纷纭的事情里得出完全一致的结论。”

“价值观念要从娃娃抓起!”思考在被窝里叫着,“你没戏啦,脑子都和别人不一样,重新投胎吧!”

“啊……”学生的声音愈来愈小了,“这怎么操作?投完胎以后高考成绩还算我的吗?”

“朋友你读傻了吧。”流浪汉露出关怀智障的眼神。

“你还有救。”严肃挣扎着从书堆里爬出来,“只要积极参加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很快就能提高自己的思想道德修养,成为一个具有家国意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优秀青年!”

“……关我什么事。”思考抓着被子闷闷地说。

“这就是我们不带你出门的原因啊思考,”写作在电脑后露出诡异的笑,“外头总有人千方百计地要把你洗掉,换一个新时代先进思考。”

“好吧,”思考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可我才是一个真正的属于年轻人的思考!那些一点都不怀疑世界,整天喊口号教育别人的思考都是人造假货!而那种自以为懂得世故就成日厌世自哀的思考简直有病,你吃了几斤米活了十几年就一副对人世黑暗面了如指掌的样子,成日劝别人接受现实,那接下来的几十年你干什么?”

“先不谈观点,就算有观点又怎样?”流浪汉冷笑着,“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在短短一小时里要解决一个事件背后反映的社会问题。那敢情好,政府部门全部放假,让各位来发布各种政策好了!”

“思想狭隘!”严肃摇头,“学生怎么了,学生不能发表看法么?我们不发声,哪来的民众参与?”

“朋友,问题在于你真的在用自己的喉咙说自己的话吗?”写作幽幽地问。

“……那也不用什么事都说个八百字来刷存在感吧?”思考跟着说,“比如我对大家的书单就没有任何意见,你高兴全读课标那也不错,要是沉迷网络小说也是你的自由,我管的着吗?”

“一点都不关心社会!冷漠!”严肃气得跳脚,“我马上订购一套新时代脑子来把你们通通换掉!”

“有写议论文的功能吗?”学生问。

“你脑子真的有问题。”写作扯了扯嘴角。

严肃掏出手机拨打了热线电话,“喂,我需要一份新时代套装!要有思考的,还有写作……啊,新时代没有写作?那行吧,换成议论文创作好了……对对对,现在就要!货到付款是吧?”

“这是谋杀!”思考在被子里尖叫道。

写作一拍大腿,“太好了,我可以一直拖稿到下辈子!”

流浪汉啃着苹果,“好吧好吧,我出门流浪去了。祝你们玩得开心。”

“……”赖床揉着眼睛问,“发生什么了?”

“好事。你可以一直睡到下辈子。”写作说。

“……”赖床幸福地盖上被子,马上睡着了。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新时代快递为您服务!”

思考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还有比这更愚蠢的事么!换一个人造橡胶味儿的思考!”

“至少它会关心世界,而且一定不是个话痨。”严肃愉快地说,“迎接新生活吧!”

“不――!”思考掀开被子蹦起来,轻而易举地钻过窗户上的防护栏,头也不回地跳了下去,“你们会后悔的!”

“这是几楼?”写作合上电脑。

“不多,也就几百层吧。”流浪汉冷静地说。

“那没救了。”写作叹了口气,也爬上了窗户,“拜拜。”

她笑了笑,然后松开手掉了下去。

“哇哦真是浪漫,你跳我也跳咯。”流浪汉无奈吐了吐舌头,干脆利落地跟着跳了下去。

“……她她她她她们跳下去了!”学生苍白着脸,手指着窗户发抖。

“对啊,怎么了?”严肃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我们不是马上要换新的了么?这群牛鬼蛇神留着干啥?”

学生走到窗户前,突然一个黑影闪过,赫然就是刚刚跳下去的流浪汉。

“啊―――!”她尖叫一声,那张脸很快消失了。学生趴着栏杆往下看,只见思考、写作和流浪汉一同在一张巨大的蹦床上蹦蹦跳跳,三张一样的面孔从她眼前连续晃过。

“无敌跳水团!”不知哪一个高声冲她喊着,在半空中做了一个高难度鬼脸。

“你干什么呢。”严肃一脸嫌弃地把窗帘扯了下来,“别愣着,快来跟新时代打个招呼。”

她回头一看,另一群一模一样的人冲她露出整齐划一的微笑。

学生低着头小声问,“你们会写议论文吗?”

“不会。”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评论
热度(5)

© 北极浮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