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lying D

此lo主正在学习

[双黑] 共白首

1

 

在回归线穿过的海域上,有一座鲜有人造访的小岛。

岛上有白石头砌成的宫殿,有一年四季都绽放着色彩的玻璃花房,还有摆放着新鲜蔬果的热闹集市与光脚举着风车奔跑的孩子。美妙的钢琴声缠绕着街道上空的彩旗,海风将鸟儿的啼鸣送入每一个打开的窗口,广场上的喷泉总在固定的时间喷出晶莹的水花,打湿粗心的行人的衣角。早晨人们拉开窗帘,面包的香气便裹在暖和的阳光里钻进来,而岛上的猫咪们仍旧沉睡于甜美的梦境中。每到黄昏,岛屿北边的山顶上便传来钟声,是高塔里的祭司在为岛上的居民祈福,祝愿他们永远沐浴在神灵的庇佑下。

 

“神灵的庇佑”在这座岛上并非空谈的祝福,那是唯有生活这片土地上的生灵才得以享受的殊荣——

每一个恩迪利斯岛上的孩子在寻找到爱人之前,都将停留在最美好的十八岁,直到他们坠入爱河,那被定格的时间才会重新开始流逝。

这神赐的祝福为这座岛增添了不少美丽的爱情故事,也正因此,所有定格在十八岁的灵魂都会耐心等待,直到自己的归宿在某一天受神的指引来到他们面前。

而这正踏着石阶走向早市的祭司先生,更是其中资历最老的一个。

 

“太宰先生!”等在山脚下的蛋糕店小学徒丽塔第一个注意到了祭司的到来。她挥了挥手,将手中装满甜蜜糕点的篮子递了过去,脸上挂着和蛋糕一样美好的笑容,“今天比平时早呢。”

太宰治接过竹篮,眼神飘向不远处的海滨,“迎接客人的时候,最好别迟到。”

丽塔眼睛一亮,彻底打开了话匣子,“您已经知道了!他是今天一早洛克大叔在贝壳滩发现的,一个从海上来的吟游诗人!”

她双颊发红,嘴上说个不停,“您一定没见过,他有宝石般的眼睛,蓝色的,像海……还有头发!橘子的颜色,不,是蜜糖的……”

女孩叽叽喳喳地说着,充分展现出了对这位访客的兴趣。这当然无可厚非,要知道恩迪利斯的上一位客人是五百年前到来的,那真是遥远的时光,与眼前的祭司保持十八岁的年数不相上下。

 

太宰治微笑着边听边朝人群聚集的广场走去,拥挤的人流在他面前自动分开,坐在喷泉边上的少年抬眼看向他,眼睛里倒映着天空的颜色。

“你是谁?”他开口问道,带着显而易见的谨慎。

“我是恩迪利斯的祭司。”太宰治的眼神停留在少年卷曲的发梢上,“你好,吟游诗人——”

“中原中也。”少年道。

“中也。”祭司笑了笑,向这位年轻的冒险者伸出手,“我想您需要一个向导的指引——在您用奇妙的故事和诗句满足我们的好奇心之前。”

围在两人周围的人群发出友善的笑声,慢慢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小贩们继续叫卖货物,售卖花朵的女孩抱着花束站在街角,捧着草篮的孩子们将手中的新鲜水果放在客人脚边,嬉笑着跑远了。

 

一切重回正轨后,太宰治冲他的客人眨眨眼,“我建议您马上起来,”

他没来得及说完,面前的喷泉便准时喷发,将清凉的水流泼洒在这位客人头上。

“……否则喷泉就要开始了。”

中原中也甩了甩头发,认命地站起来,脱下湿透了的上衣搭在手上,“哦,这可真是个万分及时的提醒。”

恩迪利斯的祭司先生笑了笑,领着年轻的吟游诗人向热闹的早市走去,“应该的。”

 

踩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两个少年并肩沿着海岸环绕着岛屿前行。

太宰治显然是个合格的向导,他的声音像浸了蜂蜜,温润得如同恋人在耳边的私语。他们走过形形色色的商铺和住宅,绕着古王国的宫殿转了一圈,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在黄昏降临前回到了高塔。

从高塔的窗户往外看,可以一直望到在岛屿另一端的贝壳滩上玩耍的孩子。中原中也眯着眼打量着海岛的黄昏,视线从喷泉跳到房顶,又跟着海鸟的翅膀回到眼前的祭司身上。

太宰治走在前边,黑袍下隐隐露出的手臂上缠着绷带,可行动起来又不像负了伤的样子,古怪的很。两人顺着盘旋的台阶向上走去,在第三层停了下来。

 

祭司推开沉重的石门,侧身道,“暂时没有多余的床,先和我凑合一晚?”

中原中也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他环视一周,房间不大,只放着一张勉强挤得下两个人的木床,一张摆着食物的小桌和几口堆在墙角的箱子。

“对了,这个我就没收啦,我想在这里你不会用上的,毕竟切黄油的时候用不着杀人武器。”他闻声回头,太宰治手上转着一把匕首,正冲着他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对吧,我们的吟游诗人?”

中原中也皱着眉头,警觉地摆出防御的姿态,“你什么时候……”

“啊,还真是说不清楚呢,一晃神就拿在手上了,真是抱歉。”祭司摇着头,食指一挑便将这战利品收进了口袋,“或者说,这位刺客先生在这里有目标?”

“……”中原中也沉默地看着他,最终说,“不,我到这来全靠一次该死的海难。”

太宰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可真是不幸。愿神保佑你。”

“你看起来可真不像个祭司。”被识破的刺客忍不住说。

太宰治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我该夸奖你机敏地分辨出了一个十八岁少年与一群糟老头之间的不同吗?”

“你十八岁?”中原中也端起水杯,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是的。”太宰治点点头,又补上一句,“准确地说,是第五百多个十八岁。”

他迎着诗人惊讶的目光,解释道,“诗人,你听过‘恩迪利斯的祝福’吗?”

中原中也想了想,不确定地开口道,“是那个不老的传说?烂俗爱情诗的宠儿?”

他夸张地撇了撇嘴,“你要告诉我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亲爱的诗人。”太宰治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床边弹起来,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你会相信的……该死,我又忘了敲钟。”

 

中原中也目送着他的衣角消失在门外,四仰八叉地倒进了床褥里。

在太阳的最后一抹光亮消失前,高塔上响起了悠远的钟声。贪玩的孩童们纷纷被食物的香气引到灶台前的母亲身边,整座恩迪利斯岛迎来了短暂的夜晚。

 

 

2

 

你很难找到第二个如恩迪利斯一样的地方,这里的人们会在认识你的第一周便把你视为家庭的一员。当他披着斗篷穿过街市的时候,中原中也真实地感受到了上述真理。

斗篷是太宰治的,在他漂到岛上的第一天的晚上,这不称职的祭司目测着他的身高,将它裁了一截,才使他看起来不像个披着床单出门的小鬼头。中原中也尽力把金发藏在帽兜下,仍旧在蛋糕店前被眼尖的女孩认了出来。

“诗人先生!”

丽塔冲他挥手,一副他不停下就要扔下满柜香甜的蛋糕直接扑上来的样子。

冒牌的吟游诗人只好走进小店,紧接着又被一块酒心巧克力彻底牵绊住了腿脚。

他一边品尝着这难得的美味,一边警惕着丽塔随时可能抛出的问题。

“祭司先生今天拜托您做什么?”果然,还不到一分钟,丽塔便忍不住问道。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孩子简直就是太宰治的头号粉丝,让人忍不住担忧她是否会在十八岁停留超过一年。

“去普利太太的玻璃花房取一朵玫瑰。”他叹了口气,眼前浮现出那海边的玫瑰温室精巧的尖顶。

谁知道太宰的玫瑰会落在哪个女孩手上?指望这位祭司大人将心放在一个少女的身上还不如寄希望于太阳从西边出来。或许这就是他保持了五百年的十八岁的秘诀?中原中也把注意力放回面前可爱的巧克力上,用力把那张该死的笑脸甩出脑袋。

 

“玫瑰……”丽塔刚要再问,悬挂在门上的风铃晃动起来,清脆的鸣响将她召回柜台后的小厨房。

中原中也松了口气,悄悄地溜出了蛋糕店,继续他今天的小任务。

 

取玫瑰花了他一刻钟,而剩下的时间中原中也决定到贝壳滩看看。

是的,岛上的生活轻松惬意,远比他以前过的刀口舔血的日子舒服得多。然而度假永远只是度假,他非常清楚这一点——所有的假期都会结束。与世隔绝的孤岛,热心的居民和奇怪的祭司都只是一段插曲,他早该回到自己的主旋律中去了。

 

贝壳滩上只有海浪的低喃,孩子们今天没有将它作为玩乐的场地。

他走进海岸,光脚踩在沙滩上的柔软触觉使他稍稍放松了些,又向翻腾的海浪走了几步。

就在他将要踏入清凉的海水中时,身后突然传来拉力,一只手迅捷地将他拉了回来,甩在了身后的沙滩上。

“别自寻死路,诗人。”太宰治站在他面前,脸上隐隐带着怒气,“我记得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不许踏入海洋。”

中原中也从地上蹦起来,抬腿就想把这祭司踹进海里,“你觉得我会淹死在这脚脖子都不到的浅水区里?我可不是什么不知轻重的小鬼!”

“你当然不是。”太宰治躲过这一击,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可你难道没有发现,这里的孩子从来不去触碰海水?”

中原中也一愣,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是的,恩迪利斯的孩子向来无拘无束,他却从没见过他们在海水中疯玩的样子。

“这里是沉没区。”祭司缓缓地说,眼睛里藏着他看不懂的情绪,“覆盖了恩迪利斯周围五十米的海域。”

“什么意思?”中原中也有种不妙的预感。

“意思就是没有东西能浮在这里的水面上,只会沉没。”太宰治一边说着,一边朝一堆木片走去。

中原中也想了想,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噢,那我又是怎么漂过这该死的沉没区的?魔法吗?”

太宰治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木片递给他,示意他往海上扔。

诗人掂了掂重量,确信这是块木片后便扔了出去。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木头,它划过漂亮的弧线扎入海面,却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漂浮起来,而是石块般毫无挣扎地被波涛吞入其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太宰治站在一旁,等着他寻求解释。

“凡是岛上的东西,都会被沉没区的海浪吞噬。”他说,“你来的时候带着不属于这里的木板,可在你登上这片土地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将你送出这片海域。”

 

祭司望着遥远的地平线,轻轻地说,“很抱歉,你回不去了。”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没有听懂。

这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我被困在这该死的岛上了?

他慢慢回过神来,瞪视着眼前沉默的祭司。

“我不信。”

他咬牙切齿地说,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里蹦出来。

“我会回去的,不管这鬼玩意怎么说。”

 

太宰治安静地看着他,假装没听到少年尾音的颤抖。

玫瑰花瓣被摔入贪婪的海洋,连一声尖叫也没发出便被吞食入腹,海面上停留的仅有无形的阳光和雪白的泡沫。

 

 -tbc

 


@丸子不能吃@开学死亡 

这可能是我写过最长的短篇了。

求评价,爱你们。


评论(7)
热度(20)

© Be lying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