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皮月饼

此博主正在学习

2017小甜饼合集

这里是朔北/北北,人很透明但还是爬出来求2017印象

顺便整理了一个无脑撒糖合集噗噗噗

 

-----------------------------------

*单向痴汉描写

 

我想见他,想得快发了疯。

我记不清与他一起做了什么,却分明记得他的姿态,掌心的温度,以及心跳独一无二的节奏。

我记得他蜜糖色的发,记得他的吻落在唇角微微湿润的感觉,记得他勾着手套边缘将它脱下的样子。

纯黑的手套自手腕处滑落,一种近乎透明的白显露出来。我看着它一寸寸扩张,青白的血管小蛇般蜿蜒在骨骼之上。这使我想到破晓时分的天空,铁索般的暮色自天际抽离,飘渺的晨光徘徊在云层与碧穹之间,云彩的边际模糊在光与影的交界里,仿佛腕骨纤细的弧线。一种莫名的噬咬的冲动无端而生,我甚至感受到他的血管与骨肉在我齿间颤动的质感,还有残留在其上的齿痕与血迹,温热的,柔软的,活生生的。

 

中原中也。

 

——双黑 《病名为爱》

 

 

*表白

 

1

 

恺撒温柔地将盛开的玫瑰安放在祂苍白的掌心,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

“我请求得到您的爱,亲爱的神明。”

接过玫瑰的手一顿。它的主人罕见地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给出了答案。

“不,我做不到。”

“我怎可能让已发生的事,再发生一遍?”

 

——恺楚 《我的玫瑰》

 

2

 

广场上已经有了节日的味道,圣诞树上挂着金黄色的铃铛和白色的雪花。学生会成员们在广场的一侧堆着雪人,并用胡萝卜雕刻出心形嵌在雪人胸前。

 

恺撒站在最大的雪人旁,幅度很大地冲他挥着手,脸颊红了一片,不知是热的还是冻的。他走过去,拿起恺撒刚雕好的胡萝卜心脏,放在掌心里顺着刻痕摸了摸。

 

“你可以把我的心还给我吗?”恺撒狡黠地冲他眨着眼睛,指尖抵着雪人空洞洞的胸口。

 

楚子航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慢慢地说,“我不还。”

他看着那双蓝眼睛,有些局促地笑了笑,“但我可以把我的给你。”

 

真是要命,明明已经经历了一百次,为什么第一百零一次还会紧张得呼吸加速,心跳加快?

 

他有些懊恼地想着,随即被狂喜的学生会长一把搂紧冒着热气的怀里。

潮湿的雪的味道冲进鼻子,闻起来竟然像甜丝丝的奶糖。

楚子航任他抱着,把那颗温热的胡萝卜心脏悄悄藏进了口袋里。

 

——恺楚 《101次表白》

 

*

 

1

 

中原中也被淹没在致命的诱惑中,他确信自己在这个缠着绷带的男人眼中看到了魔鬼的影子。

随后他伸手将omega扯下来,狠狠地亲吻了这偷窃人心的魔鬼。

 

——双黑 《蜜罐陷阱》

 

2

 

河面上撒着细碎的金光,微风扬起风衣漆黑的一角。

我笑着朝他走去,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从帽檐下望出来,肆意切割着我脆弱的躯体。

“中也。”我脱口而出,衣领被这漂亮的小个子一把攥起,狠狠地扯下去,然后中原中也吻了我。

他在撕咬着我,而我甘之若饴。

鲜血的味道从唇瓣渗入口腔,交织在断断续续地喘息中。

“你犯罪了中也。”我享受着这个名字在舌尖上跳动的快感,意犹未尽地舔舐着破碎的皮肉。

 

——双黑 《病名为爱》

 

3

 

他将玫瑰别在对方的橙发间,在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的注视下凑了上来,递上一个足够缠绵悱恻的吻。

中原中也在相机的咔擦声中气势汹汹地反击回去,熟练地把战场转移到另一个人的口腔中,将这个吻推得愈发深刻入骨。

 

——双黑 《一次失败的自杀行动》

 

4

 

暴雨打在破旧的站牌上,发出杂乱无章的敲击声。

 

像心跳。

楚子航没来由地想。

 

恺撒笑了笑,在他愣神的时候突然凑上来,嘴唇轻而快地擦过他的脸颊。

“谢了。”他把手指靠在唇上,冰蓝色的瞳孔里映出楚子航惊愕的表情。

 

——恺楚 《101次表白》

 


*拥抱/亲密接触

 

1

 

中原中也缓慢的抬起手,环住了身穿睡衣的太宰治。

全身的血液随着这个拥抱如同融化的冰河般开始流动,注入麻痹的四肢,令人不安的无力感开始解除。

酥痒沿着手臂向下扩散,一股子不明所以的焦躁感升腾而起,称不上痛苦,但着实不太好受。

他呼出一口气,略略收紧了圈住对方腰部的手。

太宰治没有动,任由他这样紧紧抱着。

 

——双黑 《沉沦》

 

2

 

荣慕生手指头刚碰到睡梦中的刺客的鬓角,手臂便被人一把捉住,那人骤然发力,荣慕生整个人直接“嘭”地一声被贯在了床上。

木板床砸得他生疼,黑暗中两个人的呼吸交叠在一起,促成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易月生压着他不放,荣慕生看不见他,却分明知道他在盯着自己看。

那目光令他脊背发冷,同时又心跳加快,整个人像疯了似的颠三倒四。

“下回再干这种事,绝不止这样。”刺客平静地说完,竟也不赶他下床,反手抽回乱成一团的被子拉上了。

荣慕生一手揉着腰,一边想着。

这是不许我看他的脸,还是不许我爬他的床?

 

——易荣 《刺客与剑》

 

3

 

想睡一觉么?”恺撒站在原地,看着楚子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猜你需要——一个星期的精神缭乱可不好受。”

楚子航沉吟了一会,点了点头。

恺撒突然一把将他揽了过来,在浑身僵硬的哨兵耳边轻声道,

——“晚安。”

回答他的是匀长的呼吸声。

 

——恺楚 《失心》

 

4

 

日向毫无防备地眯着眼靠了上来,毛茸茸的,橙色的、温热得像什么小动物一样——

影山把手埋在这丛温暖的橙色里头揉了揉,而日向满足地打了个呵欠。

唔。

影山下意识做了一个吞咽动作。

 

——影日 《白袍法师与小战士》

 

5

 

恺撒动了动被压麻的腿,这睡梦中的法师似乎十分怕冷,像条冬眠的蛇般紧紧地缠着他,脑袋靠在他胸前,毫无防备地舒展着眉眼。他抬起未被束缚的右手,一下一下地戳着法师软软的脸颊。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这胆大包天的学徒长得实在好看,即使一见面就被锁在铁架上,也不妨碍恺撒心平气和地盘算如何将他泡到手。

就当作是召唤他的代价。

 

——恺楚 《本能》

 

--------------------------------------------------------

 

2017我是一个停车场和小甜饼烹饪员!

希望2018我也是!

或者成为一个刀子批发商

 

总之,2018也请多关照!

我是北北!

❤ @丸子不能吃@开学死亡 


评论(2)
热度(7)

© 冰皮月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