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浮冰

GGAD!

头像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双黑】沉沦

*双黑,初始年龄宰15中也12
*中也无法控制异能的设定,太宰是他的一道保险
*全是糖,全是糖。


意念艾特媳妇丸子
---------------------------------------------------


01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刺眼的红光晃着他的眼睛,太宰治索性靠在墙角闭眼休息。厚重的门开出一条小缝,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混着消毒剂的味道从里头钻了出来。“太宰,医生叫你进去。”
他不慌不忙地整了整衣领,闪身进了门后明亮的战场。
在一片暗红的血色中,太宰治只看到了手术台上“病患”模糊的轮廓,耳边则是金属刀具碰撞的轻微声响。待他走近几步,那蜜糖似的橘色头发和腹部狰狞的伤口才清清楚楚地显露在他面前,还有一张浸透了汗水的苍白的脸。
太宰治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右手轻轻地拨开消毒布,指尖触到了另一个人的皮肤。
结束吧。
紧闭的眼睑颤动着。

刀锋划破皮肤,鲜血涌出来,然后血肉被沿着刀口向外翻起,金属敲击骨骼发出尖锐的声响,直到最后才迎来刺骨的疼痛。
中原中也早已麻木了,似乎这加诸于肉体的剧痛与他毫不相干,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观者。失控的异能在他脆弱的身体里肆意冲撞,切割血肉凝滞血管,只差捏碎那颗濒临崩溃的心脏。死亡笼罩上的前一刻,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着的污浊的野兽被那只手轻描淡写地关回了笼子,而他的心脏仍在跳动。

太宰治牵着这只苍白的手,惊讶于掌心传来的温度。
明明已经失去了这么多血,为什么还是比我更加温暖呢?
少年鲜艳的内脏在冰冷的刀尖下随着呼吸颤动,缠绕于其上的阴霾散去,剩下的便是医生的工作了。他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完了这场游走在死亡边上的抢救。
手术台上的少年没有动一下。
从始至终。


“那个孩子?”护理小姐愣了愣,完全没意识到面前这位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未成年,“名字似乎是中原中也,异能是重力控制。今天刚送进来的时候完全是失控状态,实在是太危险了。”

太宰治随口附和了几句,指尖扫过染了血的绷带,突然有种舔一口尝尝的冲动。
“谢谢。”他抬起头笑了笑,“我猜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02


他没有猜错,中原中也确实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太宰治一走进屋内,目光便落在了书桌旁眼熟的小矮子上。
小矮子几个月不见似乎恢复了不少,脸色红润了许多,头上还多了顶愚蠢的黑帽子。戴着帽子的中原中也回头看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还带着一点儿孩子的天真,外加一点点刚刚学会的防备。

“太宰,中也就暂时交给你了。他的异能非常容易暴走,你千万要跟紧他。”医生脱了白大褂,语气颇像在托邻居照顾自家会咬人的宠物狗。
太宰治笑得温柔,开口就是标准的哥哥腔,“放心,我绝对24小时都会和中也在、一、起、的~”
这下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不需要!”
医生朝太宰治使了个眼色,他便心神领会地搭着中也的肩出门去了,“有我在中也就完全没问题!要不我们牵着手走吧!”

门外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医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忘了提醒太宰治中也那厉害得过分的体术。


03


中原中也忙活了一天,准确地说是经历了无数次逃离太宰魔爪——被抓回来——揍宰的辛酸历程,累的只想瘫在床上睡死过去。
好在他刚刚把太宰治锁在了房门外,现在终于可以彻彻底底地休息一场。

然而梦境却没有打算放过他。

潜伏在他血液中的野兽苏醒了。
中原中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怪物喷在他脸上的呼吸,还有他自己杂乱无章的心跳。
他本该飞起一脚将之击退,可他此时竟动弹不得,除了祈祷异能别失控得太严重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滚开!

他咆哮着,却渐渐失去了气力。
血液的循环被重力牵绊着停止,缺氧即将将他拉进地狱。

而门口出现了一束光。
太宰治站在光里,向他飞奔了过来。
一个拥抱落在他身上,中原中也竟感到如释重负。
“没事了。”太宰治紧紧地抱着他,摸了摸他被汗水浸湿的背又重复了一遍,“中也,没事了。”

中原中也缓慢的抬起手,环住了身穿睡衣的太宰治。
全身的血液随着这个拥抱如同融化的冰河般开始流动,注入麻痹的四肢,令人不安的无力感开始解除。
酥痒沿着手臂向下扩散,一股子不明所以的焦躁感升腾而起,称不上痛苦,但着实不太好受。

他呼出一口气,略略收紧了圈住对方腰部的手。
太宰治没有动,任由他这样紧紧抱着。

“啊呀,中也这样抱着我的话,我就不走了哦。”
中原中也确信自己听到了太宰的笑。
“每天晚上都陪中也睡觉好了。”

中原中也恢复力气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太宰治踹到床底下去。
并且拒不道歉。


04


鸡飞狗跳的日子其实过得很快。
吃饭睡觉揍宰的三年飞逝,中也已经不再会半夜被自己的异能逼到差点窒息而死了,太宰治这个保险也乐得轻松。
当然,太宰治人生的一大乐趣依然是玩中也。
只是字面意思罢了。

然而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
太宰治走在回房间的路上,觉得今天似乎有些过于太平了。
他在门口停了停,钥匙伸进锁孔转了三圈后弹出,随后木门被人从房内一把拍了出来。
太宰治熟练地往边上一跳,蹲下身躲过头顶上扫过的腿,然后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吊在门框边上的漆黑人影。

那人猝不及防给拍个正着,“啪唧”一声在地上摔成一滩。

“中也今天也兴致很高嘛。”坏心眼的成年人眯着眼笑,趁机蹲下来揉了揉中也柔软的头发。
中原中也捉住他的手腕,一个用力太宰治就和他肩并肩躺倒在了地上。

幸好此时无人经过,否则这奇怪的摊大饼姿势恐怕会被第一时间制作成内部表情包活跃在群上。

“真是过分啊,中也。”太宰治索性趴在地上不动,可怜巴巴地看着一跃而起的中原中也。
“啧。”中也整好了帽子,才把目光移到地上姿势微妙的太宰治身上。这该死的青腈趴着也不安份,撅着屁股将腰拧出一个不太对劲的弧度,还故意压低了身子,让线条越发地明显起来。
中原中也差点没忍住,赶紧把伸出的手收了回去。
“快给我起来!!”
“耶中也怎么脸红了?”
“……摔的。”


05


身后的被子传来一阵窸窣声,太宰治再次摸上了他的床。
自从三年前中也差点意外窒息,太宰治便有了这个日常查房的习惯。
中原中也起初强烈抗议,多次将其踹到床下。然而太宰治这人压根不需要脸,愣是赖在中也床底下睡了一宿,此后中也便不再拒绝,甚至习惯于收收自己张扬的睡姿,为他留下半个床的空子。

可今晚他对太宰的到来有点不由自主的抗拒。
莫名其妙地,连呼吸声都不那么自然。

黑暗中一片冰凉覆在了他的手上,中也愣了愣,才发现太宰的手竟然这么冷。
简直不像个活人。

太宰治的手很少有温度,每当他拉起他的手,感觉就像一条漂亮冰冷的蛇缠了上来,蹭走他手上多余的温热。

“真是条冷血动物。”他听见自己喃喃地说。
“中也这么暖和,就多借我一点吧。”太宰的手绕过他的腰侧,整个人贴到他背后,鼻尖就抵在中也的脖颈间。

中原中也没有动。
他突然想起太宰手臂和身体上缠绕着的绷带,一圈又一圈地绕在皮肤上,其下多半是纵横交错的伤口。

如果有一天他的血流光了,是不是会变成一块冷冰冰的石头?

他闭上眼睛想到,那可就顺了他的意了。
太宰治有很多坏毛病,其中一个是自杀。
把自己挂在端正的房梁上,割开动脉让血哗哗往外流,甚至吃下不知哪儿搞到的奇怪蘑菇。
中原中也不害怕,因为他直觉太宰治暂时是不想死的。
如果太宰治不想,那么死亡就不会发生。
这多半只是这家伙无聊人生中用来杀时间的小插曲,偶尔骗取几声惊叫罢了。

他自然也能察觉到太宰治究竟想要什么。
那家伙的眼神出卖了他,准确地说,是太宰主动展示了他的欲望。

那双温柔的鸢眼朝他看过来时,里头分分明明地写着——

我想要你。


而他想做的事往往都如他所愿。
或许这件事也不例外。


06


太宰治如往常一样早起,身边的小矮子裹着一身被子,朦朦胧胧地被他翻回正面朝上的姿势。
他换上了日常的装束,轻快地说,“我要走了。”
中原中也从被子里闷闷地哼了一声,太宰治便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走了,还颇为贴心地关好了门。

直奔天台。
清晨的风是凉的,吹的太宰治指尖僵硬,不由得又想起中也和他的暖被窝。
好冷啊。
死亡也是一件很冷的事。

中也啊。
他想。
你怎么让我这么冷呀。

太宰治知道他是一把锁,一把死死锁住中原中也的锁。
只要有他在,中也的异能就不会被允许完全掌控于他本人手中。
只要这样,组织就能永远通过他这把坚实的锁牢牢控制着中原中也,他们两人的性命也便无忧。

可中原中也怎么能被锁住呢?
他该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在阳光下肆意地笑,甚至把整个世界都丢进那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而他替他打破了这把锁。

太宰治坠落下去,呼呼的风声包裹着他,大衣的下摆在空中招摇。


“中也你看,没有东西可以锁住你啦。”


07


“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中原中也斜着眼看过去,满不在意地翘着脚,“他说他要走了,仅此而已。”
“说完之后,他就从天台上跳了下去,当场死亡。”审问者试探道,“你也毫不知情?”
“……”中原中也按了按帽子,略低着头,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那这可真是一句别出心裁的遗言。”
他站起来,衣角晃荡在门缝里溜进的阳光里,“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就走了。”

“节哀。”
回答被淹没在摔门声里。


08


“我要走了。”
太宰对他说。
那不是这个意思,中原中也很清楚,那绝不是一句告别世间的遗言。
你倒给我留下了一个大麻烦。
他踩着太宰曾经踏上的不归路,一步一个台阶地走上了空旷的天台。

漆黑的手套从指尖扯落,手腕逐渐缠上污浊的痕迹。
中原中也缓慢地踏出一步,混凝土地面如巧克力壳似的发出干脆的碎裂声。

潜伏在体内的野兽彻底被放了出来,它们咆哮着,迫不及待地冲出主人苍白的指尖,扑向这急需破坏殆尽的囚笼。

接连不断的炸裂声响起,刺耳的警报只维持了几秒便陷入彻底的沉默。
淹没在漆黑中的人低语着,“只是这样还不够吧……”
他弓着腰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天幕下,令人胆战心惊。
他跳了下去,向着满目疮痍的地面直直坠落,伴随着漫天飞扬的尘土,和早已超出负荷的碎裂的污浊。

“呀呀,中也赶紧拉自己一把,这样的话我可接不好啊!”一个声音冲着他肆无忌惮地吼着。
烦死了。
中原中也艰难地抬了抬指尖,堪堪使自己刹住了去势,落在一个并不坚实的怀抱里。

结束了。
还是那个声音。
他闭上眼的瞬间,一片冰凉落在唇瓣上,如清晨的凉风一掠而过。

太宰治双手抱着昏迷的中也,慢慢走向白昼与黑夜的交线。
光明沉没在盛大的黑暗中,而他注定沉沦在蜜糖色的黄昏里。
不再醒来。


----------------------------------------------------

说了是糖就是糖,北北不骗人的。
中秋快乐ww

后面还会掉落虐狗番外!
求评论!!!!








评论(5)
热度(70)

© 北极浮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