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开滑滑车的傻子

© 朔北北北
Powered by LOFTER

【易荣】刺客与剑 16-20

cp:易月生x荣慕生

-----------------------------


16

“对了,你这一大早是打算干什么?”荣慕生吃完茶点,靠在椅背上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呵欠。
“我接了个单子,对方要求在这里碰头。”易月生朝楼下一瞥,“喏,人来了。”
“什么单子?”
“管理局的一把手。”
荣慕生没稳住,一口茶差点儿灌进气管里,“咳,这你都敢接?!”
易月生道,“不是我接,是你。”

17

雅致的茶室内,一道画屏将空间切割成两部分。
易月生在右侧,荣慕生和那位不知名的客人在左侧。
刺客以绝不把他当了为条件,换他出面接下这单生意。于是荣慕生便自由发挥,浑身上下加满了戏。
“管理局的一把手,这可不是大街上的张三李四,随便就能杀的。更何况照你说的,那人现在脱离了管理局不见踪影,这难度可不一般。”荣慕生皮笑肉不笑,“管理局的手段你们也清楚,干完这单我就拿钱养老了,谁敢出来蹦哒找死?再加个退休金,至少翻一倍。”
“价钱好谈。”客人略低着头,“不过必须快,而且绝不能失手。”
“七天内,我要看到尸体。”
荣慕生扫了一眼屏风,在对方抬头前道,“好。那么七天后见,货到兑款。”
客人点点头,转身下了茶楼。
荣慕生看那人彻底走远了,便把易月生从屏风后叫了出来。
“依你看,这是哪拨人想要找管理局的麻烦?”
易月生把猫塞给他,“随便,爱谁谁。帮我把猫带回去,我去见个人。”
荣慕生还没反应过来怀里便多了只猫,再一眨眼,面前的刺客没了踪影。

“哇,你这莫不是逃单?”

18

荣慕生慢悠悠地晃回旅店,一推房门便吓了一跳。
破旧的木桌旁坐着一个女子,正偏着头看着窗外的桃花。她听到声响便转过头来,嘴里念叨着,“易月生我告诉你,你逃到哪都休想讹我的钱!”

待她看清了来者的面孔,脸上便露出失望与愤愤之色来,“你哪位?老狐狸呢?”

季萱上下打量着这位戴着玳瑁眼镜的青年,最终将目光投在那只熟悉的大白猫上。

荣慕生一愣。不认得我?可看脸又分明是那小桃红……
“在下荣慕生,你要等的人一会就回来,不如先用些茶点?”他听了这女子的话,想来是易月生的一个债主,便和颜悦色地笑了笑,将打包的茶点摆到了桌上。

“小桃红”也不客气,边吃边和荣慕生就聊起了天,声泪俱下地控诉起易月生的种种流氓行径,“你不知道,易月生这个老狐狸为人实在阴险,说好的工钱一拖再拖直接跑路,像你这样的大好青年最好离他远点,到时候被骗的渣都不剩!”

荣慕生只是笑笑,“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在下总觉得在何处见过你……”
他凝神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你可曾在管理局内任职?”

“我季萱,荣兄见到的多半是家母。”季萱含糊地说,“我也在管理局任职,我们容貌相似,常有人误认。”

“原来如此。”荣慕生点点头。
她是小桃红的女儿。

“那易月生现下又是怎么回事?”
季萱见他不仅知晓母亲,还抱着易月生的命根子——那大白猫,恐怕是易月生信得过的朋友了,口上便不再遮拦,“还是管理局的一把手,不过是出来躲债罢了。”

等等……
这个发展又是怎么回事?
荣慕生低下头掩饰惊讶,脑子却转得飞快。
虽说已经从工钱中推断出这刺客恐怕与管理局有一腿,万万想不到他竟直接就是一把手。
躲债?费这么大功夫脱离管理局,不可能只是为了躲债,一定有非走不可的原因;再加上那个刺杀一把手的单子,恐怕管理局内部出了问题,而且一定不是什么小问题。

荣慕生觉得脑壳疼。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

19

易月生刚走进屋内,季萱便拍案而起,“你——”

“要钱没有。”易月生瞥了她一眼,温柔地抱起猫,“再催消失。”

“我——”季萱愤愤地瞪着他。

“没大没小。”易月生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成何体统。”

“他——”季萱憋了口气,指着一旁看戏的荣慕生。

“言多必失。”易月生叹了口气,“又说漏嘴。”

他看着一头雾水的季萱,然后说,“难道你没发现他是在套你话?”

季萱:“……”

她恍然大悟,诚心诚意地低头道,“我错了。”

20

易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觉得你是故意的。”
季萱没理他,转而看向置身事外的荣慕生,“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荣慕生摇着扇子,轻描淡写地答道,“大概是睡在一张床上的关系吧。”
他不顾季萱诧异的眼神,继续往下说,“既然都是同床共枕的关系了,彼此间为什么不能多一点真诚呢?”

“不如就从你离开管理局的原因说起,怎么样?”


------------------------

明天回双十,真是开心极了【濒临崩溃脸
世界再见~
我爱你们~

评论 ( 3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