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中太】蜜罐陷阱(前篇)

*中原中也x太宰治,自主避雷。

*abo世界观,中也alpha 太宰omega

*时间是太宰被抓到处刑室,中也刚回到国内


---------------------------------------------------------------------

港口旁的停机坪上。

黑衣的男人在空地上整齐地排成两列,直升机机翼的轰鸣声逐渐近了,缓缓地降落在地面上。机舱门被人利落地拉开,一顶黑礼帽首先进入众人的视线,然后是帽沿下卷曲的橙发和那双凌厉的蓝眼睛。

两侧前来迎接的黑蜥蜴纷纷低下头行礼,身着黑衣的干部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目不斜视地穿过这黑压压的欢迎队伍。

“早说了别叫这么多人过来,我是需要接送的国中生吗?”

按身高来说可能是的。

紧紧跟在身边的属下当然不敢说出这句话,转而道,“是首领的安排。还有一件事……”

中原中也已经拉开了车门,闻言回头问,“什么?”

“那个叛徒……”属下小心翼翼地看着中也的脸色,“刚被抓回来,现在关在处刑室里。”

中原中也顿了顿,面色如常地坐进车内,“知道了。”

他甩上车门,一脚油门加速便将人群统统甩在了后面。

他有些烦躁地用指头抠着方向盘,嘴角紧绷着,脑子里却似乎一片空白。

太宰回来了。他想。

原本的打算应该是飞机一落地就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睡个痛快,可这件事出乎他的意料,横冲直撞地打破了计划。

中原中也冷笑着踩下刹车,稳稳地停在了处刑室外。

倒不如说,太宰治这东西生来就是要与一切计划作对的。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睛,那里头丝毫没有长途奔波后的疲惫,完全是一双野兽般的眼睛,充满了将猎物困在掌中的兴奋,或许还有那么点儿牵扯出的欲望。

 

处刑室。

“独自一人无法殉情……喔喔~”

太宰治靠在散发着血污味道的墙上,就着双手被高高吊起的别扭姿势自得其乐地哼着不成曲的调子。

“但有两个人就可以~”

他睁开眼,冲着门口渐渐靠近的人影扯开一个愉快的笑。

皮鞋敲击台阶的声音在封闭的房间内格外明显。来者不紧不慢地走近,虚搭在肩上的风衣被吹拂起来,像黑暗中游荡的杀人鬼的衣角。

“是中也啊。”太宰治的声音比平时低哑了些。

中原中也径直走上来,将两人的距离缩短到呼吸可闻的程度。他伸手扯住太宰的黑发,逼迫那双微眯着的眼睁大起来直视自己,“知道么……”

他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来,“从你叛逃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听到了你的下颚骨在我脚底下咔擦碎掉的美妙声音……”

太宰治看着那双如同刀锋般锐利的蓝眼睛,微笑道,“中也把我记得这么牢,荣幸之至。”

“哈?”中原中也揪紧了那撮头发,“说起来你还真是倒霉——一落在黑手党手上便撞着刚回国的我,命运把你送到我手上了太宰。”

他欣赏了一会太宰治露出的痛苦神色,然后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猛地飞起一脚扫断了束缚着太宰治手腕的铁链,“清帐的时候到了!”

“中也要找我清帐?”太宰治揉了揉僵硬的手腕,“难道是指我跟你上了床又不让你标记还不告而别这种事吗?”

中原中也从帽子下投出杀人般的目光,随手甩开碍事的长风衣,脚尖一点便向太宰治直冲了过来。

太宰迅速地躲开逼近鼻尖的两拳,抓住机会制住中也的手腕,另一手则结结实实地击中了毫无防备的腹部。

“只是这样么太宰,我还真是高估你了。”中原中也抬腿将面前的人狠狠地踹飞到那面血腥的墙上,力道大得砸出了凹陷。

“不愧是你啊,最强的体术师。”太宰缓缓地从墙角爬起来,晃晃悠悠地站稳。中也盯着他渗血的伤口,脸色阴沉得可怕。

完全看穿了我的攻击而做出了防御么?否则这一脚下去根本不可能还站得起来。

“啊呀,毕竟是中也的旧搭档嘛,没有这点本事怎么混饭吃?”太宰治双手满不在乎地插在大衣的兜里,看上去根本不把这场战斗放在眼里。

“别想太多了……”中也压低身子,如猎豹般疾冲上前,眨眼间便将拳头送到了太宰治的面前,紧接着便是毫不留情的一脚,直接掐着失去反抗气力的猎物的脖子将他压在了墙上,“即使看穿了攻击,你在我面前也只是三招的能耐,我没说错吧?”

“完全正确。”太宰治看着中也将锐利的刀锋抵上自己脖颈上的动脉。

“为什么故意被抓?我要一个理由。”中也将膝盖抵住墙,彻底封死太宰治的退路,“你根本不可能被这群人抓住,不是么?”

太宰治笑了笑,“原来中也这么相信我么?”他毫无预兆地向前一挣,来不及移开的刀锋划破皮肉与血管,鲜红的血流淌出来,随之扩散开的还有那熟悉的气味。

诱人的甜香下掩盖着战场硝烟刺鼻的气味,像夹着火药的奶油蛋糕,丝丝缕缕地从温热的血液中散开来。

“你……!”中也扔下手中的刀,确认并非致命伤后才冷静下来。

“中也可真是迟钝啊,简直就是直A癌的程度了。”太宰治摇摇头,“这个味道中也不会忘了吧?”

怎么可能。

中原中也曾无数次在自己的或是太宰的床上嗅着这个气味,怀里拥抱着面前这个舔舐着鲜血的omega。

“你的发||情期……”他从太宰治的眼睛里看到了茫然的自己,“为什么选这个时候?你想做什么?”

“啊,我想做什么呢?”太宰治揽过愣神的黑手党干部,在他耳边低低地问,“那中也想做什么?”

“不先把这个解决掉的话,事情会很难办吧?”

中原中也被淹没在致命的诱惑中,他确信自己在这个缠着绷带的男人眼中看到了魔鬼的影子。

随后他伸手将omega扯下来,狠狠地亲吻了这偷窃人心的魔鬼。


-tbc


---------------------------------------


我错了,我完全低估了自己的修仙水平,我忏悔。

已开车,见下下篇。
评论(29)
热度(84)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