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易荣】刺客与剑 11-15

cp:易月生x荣慕生

-------------------------------------

11

一大清早,小镇的石板路上只有个早餐摊和稀稀拉拉几个人影。
易月生在前边走,荣慕生抱着猫在后边跟。

“为什么是我抱。”出门之前,荣慕生据理抗争,“明明是你的猫。”
易月生没回头,“最近的当铺好像就在街对面。”
荣慕生一把把猫捞在怀里,“我可喜欢你这猫了,就是重了点。”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倒也不冷清。
荣慕生抱着团猫边走边念叨,愣是不让易月生耳根清静。
“哎,我看你眼熟的很,咱俩以前是不是见过?”
剑灵眨了眨眼,“我知道了,钟不二……”
“我在钟不二那儿见过你。让我想想,你跟着个歌姬,名字俗的很,叫小桃红,老爱拿我切西瓜。”
易月生脚步一顿,“你是谁?”
荣慕生举着猫往他那边递,笑得满面春风,“想知道啊?接好了,咱慢慢说。”

12

茶楼的包间,灰衣青年翘着腿靠在木椅上,要多大爷有多大爷。
他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接着得意洋洋地瞥了眼抱着猫的金主,这才开了口。
“我曾是钟不二的剑,这没人不知道。”
“但荣氏剑庄的名字,江湖上没几个人记得。”

荣慕生是剑里的一朵奇葩。
别的剑,那是历经血雨腥风,跟随主人斩杀千军万马后才开了灵智。
他倒容易,从锻剑厂里头出来便开了尊口,嫌弃放他的木架子雕得丑,当场把庄主吓得两眼一翻差点过去了。
从此他就成了剑庄里头的大爷,吃住不愁,偶尔化成少年模样出门逛逛街,听听曲,日子滋润的很。
那天他喝了个烂醉,昏昏沉沉地在屋子里化回了剑。
屋外刀剑声骤起,血染了整片山头,而他竟浑然不觉,直接被带下了山,低价转手给了一个大名鼎鼎的剑客。

而那剑客,正是以叛通魔教为由出手屠庄的武林管理局中的大人物,钟不二。

“巧吧?”荣慕生笑道,“我也觉得巧的很。”

13

荣慕生没想逃。
住了好些年的地儿没了,虽说那庄主于他并无甚挂念,随随便便杀了,那就是跟他过不去。
他想,一庄子人的性命换一个钟不二,大概也值了。

钟不二喜欢他变成少年样子,使唤他屋前屋后的做事。
他也只好做,有时是帮他给桃花浇水,有时是替他画画,钟不二兴致上来了要上街转转,他就得跟着打伞。
荣慕生在买来的桂花糕里下毒,钟不二看了一眼,退回去让他自己吃,美其名曰关怀青少年。
后来还有许多次,伞柄藏刀,碗里换药,可惜全给钟不二躲了过去。
许多年过去,荣慕生快忘了自己是来杀人的,不是来伺候钟不二的。

某天,一个女子推开了钟家的门就往里走,一身青楼款俗艳的细纱衣服,穿在她身上却像初春的桃花,清秀好看。
荣慕生认出她是最近当红的歌姬,转头要问钟不二,剑客却躲得没了影子。
歌姬大咧咧地坐在堂上喝着他泡的茶,心平气和地等着钟不二出来。
她看了眼荣慕生,露出有点儿惊讶的神色。
“听说钟不二买了一把开了灵智的剑,是你吧。”
荣慕生警惕地看着她。
“我叫小桃红,幸会。”歌姬笑了笑,“你桃花种的很好。”

14

从此小桃红便经常来蹲守钟不二。
剑客苦不堪言,没有一次敢出去迎客,任凭江湖上各种版本的风流剑客与当红歌姬的轶事大肆流传开来。
荣慕生问小桃红她找钟不二干什么,她笑笑,只说要洗洗脏东西,人手不够。

有一回钟不二被她堵在酒楼上,叹道,“这事情太大,我做不了,你走吧。”
小桃红咄咄逼人,“你做不了,江湖上就没人做的了。”
“你再不出来,整个江湖都要跟着完蛋,你担的起么?”
钟不二沉默了,接下来的话他没听清,似乎用了特殊的传音方式,刻意避开了门外的荣慕生。
两人不知又谈了什么,小桃红愤愤地下楼,把个木头梯子踩的嘎嘎响。

他走过去,避开等在酒楼外的青衫少年,低声对小桃红说,“请不动的人,那就不要留着。”
荣慕生面无表情,“死人最安全。”

15

后来有一天,荣慕生从街上回来,只见钟家大门敞开,里头人影进进出出,围观的人群叽叽喳喳,说着钟不二私通魔教被管理局押走的事。
他在门口坐下来,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从他开始仿着钟不二的字迹写通敌书起,便看到了今日的结局。
可是很奇怪。
荣慕生笑不出来。

他去看了一眼大牢里的钟不二。
还是那双平静得气人的眼睛,这回却深深地看了他,好像直到现在才把他真正看了进去似的。
荣慕生看完就转身走了,随后在大门口遇上了小桃红。
歌姬一身鲜艳的红,表情却比平常严肃了几分。

“她问我跟不跟她走,”荣慕生端着茶杯,目光在茶水上飘荡,“我说不,她就把我高价转手给了那富商。”

后来,便是江湖上疯传的决战。
钟不二一个人,一把剑,杀进管理局内部,以一人之力血洗管理局,身受重伤而死。
消息传到江南,荣慕生躺在精致的木架上,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

易月生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荣慕生伸了个懒腰,悠悠地叹了口气。
“洗洗脏东西……也不知道用什么洗的,糟心。”





-tbc

评论(2)
热度(14)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