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易荣】刺客与剑 6-10

cp:易月生x荣慕生

前文→ 1-5


——————————————————————

6

 

“你去哪?”

“喂猫。”易月生头也不回。

荣慕生认真地思考了一会。

“你这样不对啊。”

“又哪里不对?”

剑灵一本正经,“你看,你捡到了江湖第一宝剑。嗯,就是鄙人。”

“按江湖上的套路来说,你应该要从此奋发努力,武功突飞猛进,然后借助我横扫武林,铸就一段辉煌人生。”

“而你现在居然要回去喂猫。”荣慕生痛心疾首,“我觉得你已经失去梦想了。”

易月生面无表情地听他胡诌了半天。

“所以呢?”

“啊,没什么。你喂猫的时候记得顺便喂我。”

荣慕生瞥见刺客危险的脸色,赶紧冲着他来了个七分献媚讨好,三分玉树临风的微笑。

他这个大拐弯实在有意思,易月生一个没憋住,嘴角勾了个细小的弧度。

眼尖的剑灵捕捉到了这转瞬即逝的笑意,笑得愈发放肆了些。

这刺客笑起来似乎也普普通通,不知怎的看起来就很舒服,像湖面上起的波澜,让人不时想去再搅一搅这水面,好看看那下边藏着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要是拿真面目一笑,岂不祸水一池?

荣慕生边走边瞎想,等他快把前边那人浑身上下在脑子里画了个遍,易月生的住处也就到了。

 

7

 

荣慕生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这巷子深处的小旅店。

尤其集中观察了那块摇摇欲坠地吊在门上的破招牌。

 

“你就住这?”

易月生已经面不改色地走进去了。

“我穷啊。”

那你杀完人顺手牵羊的那堆珠宝呢?哪去了?

荣慕生刚走进屋子,立刻明白了易月生为什么穷。

整间屋子都散发着随随便便的气息,唯独一个猫窝高贵地占据了唯一的地毯。

易月生无比讲究地给猫食盒添上了一份特制的猫食,伸手把一只大白猫抱了起来,搂在怀里小心伺候着。

此情此景太过感人,荣慕生吃着远不如猫食的饭菜,觉得他要是那个猫,他早就嫁了。

 

8

 

荣慕生坐在椅子上喝着杯冷茶,一边看着那只叫做大小姐的白猫在唯一的床上滚来滚去,估计猫毛粘了一床。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要多一点真诚。”

易月生递来一个眼神表示无法理解他突然间抽什么风。

 

“现在我们都是睡一张床的人了,彼此之间还是应该坦诚一点。”荣慕生盯着他的脸看,似乎想用目光揭下那层该死的人皮面具。

刺客慈祥地看着猫优雅地在床单上踱步,“不不不,这床是我的,剑没有人权。”

 

9

 

“我想看你的脸。”荣慕生权衡了一番,强行安慰自己那张猫毛铺的床根本不值得睡。

“请自便,不收费。”易月生温和道。

“别装傻,我不是说这张假的。”

“……”

易月生上下打量着他,

“你的意思是我长了张假脸?”

“不是吗?你把人皮面具拿下来给我看一眼,我保证不卖你。”剑灵连人带椅凑了上来。

“恕我直言,你可能是个傻的。”易月生惋惜地看着他,“我就长这样,如假包换,用不着你帮我加戏。”

荣慕生盯着他看,突然笔直地朝那张大众脸伸出手去,可惜被挡在了距鼻尖半寸远的地方。

易月生警告地瞪了他一眼,眼神接着又飘到大小姐那儿去了。

荣慕生讪讪地收了手,自顾自翻到屋顶上惆怅地看月亮。

 

他越看那满月越不爽,后悔没把那杯冷茶带上来一起吹夜风。

哗,我还不能搞夜袭不成?

 

10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

荣慕生身轻如燕地翻进小破屋里头,只见大白猫在窝里睡成一团,床上则鼓起一包。

他踮着脚溜达到床边,易月生睡得四平八稳,一张脸正经严肃得让他反省起自己似乎有点儿不厚道。然而这并不妨碍他继续执行自己的夜袭计划。

荣慕生手指头刚碰到睡梦中的刺客的鬓角,手臂便被人一把捉住,那人骤然发力,荣慕生整个人直接“嘭”地一声被贯在了床上。

木板床砸得他生疼,黑暗中两个人的呼吸交叠在一起,促成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易月生压着他不放,荣慕生看不见他,却分明知道他在盯着自己看。

那目光令他脊背发冷,同时又心跳加快,整个人像疯了似的颠三倒四。

 

“下回再干这种事,绝不止这样。”刺客平静地说完,竟也不赶他下床,反手抽回乱成一团的被子拉上了。

荣慕生一手揉着腰,一边想着。

这是不许我看他的脸,还是不许我爬他的床?


评论
热度(10)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