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易荣】刺客与剑 1-5

cp:易月生x荣慕生
迷之文风ooc

————————————————————————————————


1


荣慕生是把剑。
假如你听说过荡平武林的钟不二的传说,就一定知道这把天下无双的剑。
首先这把剑很好看,其次它很能砍人。
因为它很好看,钟不二最后决战时没舍得带上它。
这个赫赫有名的剑客死后,荣慕生一度尘封在江南富贾的仓房中,淹没在硕大的月明珠、精美的瓷器和各种各样的珠宝首饰里头,无聊得想生锈。
剑躺在木头架子上闲得蛋疼,正想发挥自己的花容月貌调戏刚成精的花瓶时,一束光照进了屋子。
来者悄无声息地跨入屋内,然后开始迅速的翻箱倒柜打包珠宝。
荣慕生看了眼那身做贼的黑衣。
哇,真刺激。


2


易月生是个刺客。
江湖第一的那一个。
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除了隶属江湖某组织的核心成员。
刺客不拿剑不拿刀,但是他要杀的人,没有一个活得下来。
易月生刚接了一单生意,解决了一个勾结贪官虚抬货价的商贾,顺便翻进了那人的仓房,愉快高效地开始捞钱。
才没捞几把,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嗡嗡声。
刺客一回头,瞟了一眼木架上抖个不停的剑。
“能不能别抖了?你这样我怎么安静地捞钱?”他手上没停,语重心长地冲着剑说。
“不能啊,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剑颇为无辜地说。


3


你问他为什么能说话?
简单。
荣慕生早八百年就成精了,算兵器界的老妖怪。
呸,器灵。

“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荣慕生一边抖一边说,声线竟然还保持稳定,“因为我看上你了。”
易月生继续把挑上的东西装进包裹,“抱歉,我没看上你。”
荣慕生沉默了一会,“是不是我抖得不够大声?我觉得再大声一点门口的侍卫就该进来了。”
刺客一把将它抓起来扔进了包裹里,随手一卷揣在怀里便满载着赃物翻了出去,安静得像个来去无踪的影子。


4


“你刚才抖个不停是在认主?”刺客走在大街上,那套做贼用的黑衣早换成了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长衫,灰扑扑的毫无特色。
荣慕生被卷在袋子里,闷得想在易月生身上戳个洞。
他懒得回,索性闭嘴装睡。
冲着一个做贼的刺客认主简直就是他的剑生污点,根本不想提。
不过如果他长的好看,那还可以原谅。
荣慕生宽慰地想。
虽然这个刺客的脸平平无奇,然而把帅脸藏在人皮面具后不是业界常识吗?

易月生忽然停了下来,他掏出装了荣慕生和一堆赃物的袋子,全数放在了一个柜台上。
“这些值多少?”
荣慕生听见一个南方姑娘温柔的声音,“九十五金吧,加上这把剑凑个一百金。”
易月生点了点头,接了收条摆摆手就走了。

啊。
啊?
荣慕生看着那刺客潇洒的背影,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跟一群妖艳珠宝一起被刚认的主人当在了当铺里头。


5


“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妥当?”荣慕生努力心平气和地对着刚被他拉回来的刺客。
“我不觉得啊,怎么个不妥当法?”易月生理直气壮。
“我刚认你为主。”
“对,所以现在你是我的东西,可以随意当吧?”
“听说过钟不二吗?我是他的剑。”荣慕生继续心平气和,“所以我很值钱,不能随便乱扔。”
“放当铺怎么算随便乱扔呢?”易月生无比真诚,“我这个刺客不用剑的。”
“刺客不能显眼,你很显眼,而且我刚好很缺钱。”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荣慕生竟无言以对。
他想了一会,然后换成了人身。

剑灵穿着同款灰不溜秋长衫站在易月生旁边,“这样不就不显眼了么?”
刺客叹了口气,随他跟上了。

可是你长得太好看了点。不仅显眼,还很碍眼。
他终究没说出来。





-tbc



评论(2)
热度(15)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