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影日】白袍法师与小战士的日常

*特殊设定

*法师影山x战士日向

前文【一】

--------------------------------------------------------------------

【二】

 

黄昏的城市浸没在柔和的光影中,把每个人的轮廓描绘得细腻柔和。日向和影山站在任务中心不远处的公园里,气氛莫名的舒缓下来。

“不能建立联系?是因为我吗?”小战士在绿地上盘腿坐了下来,迷茫地看着法师的黑眼睛。

“不,”影山低头凝视着自己的手,“是因为我。”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场晋级赛。

他像往常一样为队友开辟出一条最锋利的进攻线路,在最巧妙的时机施放法术,催促着战士们加快脚步跟上自己的进攻节奏。

“金田一!再快点!”掌控战局的法师捕捉到一个勉强踏上节拍的步子,毫不留情地用扩音术吼道,“赶不上我的辅助,你攻击给谁看?!”

战士不爽地哼了一声,而沉浸在战斗中的法师根本不会也不想顾及他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的想法,除了“取胜”之外还会有什么?

       

可那件事还是发生了。

法术释放的方向,他全力冲刺的方向——

没有任何人接应。

 

法师回头望去,看到了那令他恐惧万分的场景。队友们站在原地,纷纷躲避开他的目光,每一双眼睛都透着刺骨的寒意。

几乎是同时,那本牢牢掌握在他手中的联系单方面断开了。

他失联了,在己方队友的集体排斥下孤身一人陷入了敌方的包围圈里。

——“独裁的王者,不如自己打赢比赛得了。”

他们在他身后一动不动。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独裁者。”

刀刃逼近眼前,他的战斗结束了。

 

出局后的法师独自站在场外看着。

己方依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即便没有他的辅助。

是这样的吗?

影山盯着自己的手。

原来可有可无的,只有我一个。

 

“这是什么,心理阴影吗?”小战士乱七八糟的橘色头发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烦死了,别说话,呆子。”法师一把按住他的脑袋,意外地发现小战士柔软蓬松的头发手感极佳,于是不动声色地又揉了揉。

“可是啊,我的话——”日向直直地看着他,“不论怎么样都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只要是战友就不能丢弃吧?况且是为自己开辟出一条手刃敌人的道路的法师,即使要求过高,那也应该是改进自己,不是吗?”小战士精神奕奕地望着他,那眼神映在影山眼底,像一束小火苗一样热切,一跳一跳地试探着他的心情。

友好的,不经意的“好友申请”叮地一声跳到了日向的精神网中,小战士毫不犹豫地按下“通过”,随即便有一张远比他要广阔而坚韧的网络覆盖下来,与他天衣无缝地联系在一起。

 

“诶,难道是……”日向后知后觉地望向影山,后者点了点头,“联系建立了。”

“喔!好棒的感觉!意外的可靠啊影山,好像突然有了两倍的感知力一样!”小战士兴奋地东张西望,被法师一把拎了回来,“不要在联系里大吵大闹!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拉黑?”

“好啦……”

 

以上,是他和影山飞雄同居的麻烦的前因。

一年前由于各种各样可以称之为“命运”的巧合,他们被扔在同一个队伍里建立了联系,一年中他们什么都干过,譬如晋级战、团队切磋还有法师和战士绝不能错过的勇士砍巨龙的年度大戏。影山为日向释放了一个罕见的、难度极大的覆盖法术,而一年前还默默无闻的小战士成功在一帮屠龙高手中抢到了人头。

啊不,龙头。

于是他出名了,作为屠龙英雄日向翔阳,每个月都有重金悬赏的任务落到他头上。影山也挺高兴,捧着一堆稀有材料愉快地往锅里丢。路过的日向看着锅里咕噜咕噜冒出来的颜色诡异味道也奇异的泡泡,捂着鼻子作出评价,“影山,你真的是光明的信仰者么?你不去做黑袍真是邪恶界的损失。”

“哦是吗?”法师一把扯掉了碍事又容易脏的白袍,开始用巨大的勺子搅动那锅可怕的液体,“我要是黑袍,第一天就把你扔锅里当材料烧了,毕竟巨魔脑袋也是一种珍贵的材料。”

当然,这种毫无意义的斗嘴总会演变成他们熟悉的滚成一团的肉搏,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日向不太对劲。

他与影山之间的联系正在变弱,与此同时,日向似乎越来越易于暴躁。

就像是——

像是一头喜怒无常的喷火龙。

 

法师连续观察了一周橘色头发的小战士。

当日向开始对路边一丛不合时宜的草发火时,他向日向陈述了他的办法:通过每天保持一定程度的身体接触——比如摸头拉手之类的小动作加强联系,同时他也可以通过联系调节日向无端出现的负面情绪。

小战士答应了。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tbc


----------------------------------------------


嗯这个剧情走向不会be是我的唯一保证,大概。

下一章开车


评论(1)
热度(13)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