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开滑滑车的傻子

© 朔北北北
Powered by LOFTER

【恺楚】失心·叁

*向导x哨兵

*自设颇多

前文    【贰】

-------------------------------------------------------------------------------


 

他在楚子航的梦里。

梦中下着倾盆大雨,雨水汇成细流冲下地铁站老旧的楼梯,昏黄的灯在贴满了小广告的墙上闪烁。恺撒听见风声呼啸而来,样式古老的列车停在他面前,敞开黑洞洞的门邀请他前往主角所在的舞台。

他欣欣然上了车,思考这是杀胚的哪一次任务,竟让哨兵冷得像石头般的心记得如此清晰,将它复原在了梦中。

他刚刚进入了楚子航的精神图景,并且在那座城市中放了一些属于恺撒的小东西。正是这些精心留下的细小牵连将他拉入了楚子航的梦境里。

恺撒还没得出答案,列车便停在了终点站。他正要跨出门外,车顶便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楚子航就在车顶!

恺撒惊讶地下车跟进,只见楚子航背着一个身着长裙的女孩一步一步走在铁轨上,女孩赤裸的脚晃动着,不时露出小腿精巧的线条。

女孩环着哨兵的脖颈,笑着和他说话。恺撒本能地觉得违和——

事实上,他极其迅速地张开了屏障,恰好将脆弱的哨兵保护在内,而微笑着的女孩突然变得狰狞,致命的攻击暴雨般向楚子航袭来,打在金色的屏障上漾开一圈圈波澜。

“你不是夏弥。”楚子航迅速甩开背上的“女孩”,罕见地露出惊讶的神色。“很奇怪吗?”女孩笑着,却藏不住眼中锐利的光,“别这样,好像我抢了你的女孩似的。”她摆了摆手,竟然疾冲向摆好了战斗姿势的楚子航,似乎打算空手肉搏塔中一流的哨兵。

很快恺撒就知道他小看了女孩的力量。他们战斗起来简直拳拳到肉,疯狂得让他这个向导简直想拿个摄像头录下来当动作片放。可惜他得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哨兵,以免楚子航脆弱的灵魂被敌手击碎。他观察着战斗的局面,意外地发现女孩有些不对劲。

随着战斗的延续,消耗的似乎不是她的体力——而是另一种东西。一种本该是向导和精神体所熟悉的,虚无飘渺的东西。难道……恺撒皱着眉头看楚子航隔挡开女孩的一击,却并未趁势给出致命的攻势。

“那是一个精神体。”恺撒突然出声道,正在缠斗的两人闻声回头,女孩则放声笑起来,“是的。我是耶梦加得……或许你们并不记得。”

她瞪视着楚子航,“我不是你的夏弥,所以别放水,行了吗?”恺撒闻言一挑眉,极感兴趣地准备挖挖哨兵少有的疑似情史。

楚子航的攻势变了。他好像刚刚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的搭档已经变了样子,成了必须除去的敌人。女孩的眼中烧着火光,最终熄灭在一个拥抱中。

楚子航压制着她,以一个近乎拥抱般的姿态,将一把短刃刺进了她的心口。

“针对精神体的武器?”女孩脸色变得苍白,轻声问。

“是。”

“好啦,别这幅表情了。”耶梦加得说着,冲着楚子航露出一个真切的笑来,“还给你,行了吗?夏弥。”

 

这真是一个逻辑混乱的梦,还充斥着乱七八糟的台词,像一场中二话剧般奇怪地走向落幕。

恺撒默默地看着女孩消失在空气中。

可是敬业的演员入了戏。

楚子航跪在地上,低着头沉默着。他压抑地喘着气,好像又一次踏入这场可怕的背叛与杀戮的戏幕夺走了他的呼吸似的。

最后他抬起眼望向站台边的向导,梦境在这一刻崩塌,哨兵的眼神冰冷地印在他胸口,成了这疯狂剧目的终曲。

 

恺撒醒了过来。

终端上跳出塔主标红的留言,要他到英灵殿一趟。

他收拾好自己,顺道“路过”了楚子航的寝室,确认哨兵安稳的呼吸后才加快了脚步。

 

昂热站在英灵殿的中央等他。昏暗的室内只有一个个小玻璃罐发出微弱的光,像乡间夜里的萤火虫般浮浮沉沉。玻璃罐排列整齐,下方的铜牌上刻着名字,简直像一块块造型奇特的墓碑。

“他怎么样?”

恺撒琢磨着这个问题,笑着答道,“很有趣。”

也许他该说“很杀胚”。

昂热嗯了一声,并不在意地绕过了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本来早该让你知道楚子航的这个任务,只是现在时机更巧,毕竟你们现在是搭档关系。”

恺撒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你应该知道‘夏弥’的事。”昂热说,“她曾是新入塔的哨兵,我把她交给楚子航带着,直到发现……”

“发现她是一个精神体。”恺撒接着说。

昂热看了他一眼,“她是耶梦加得。”他走到一个

玻璃罐前,抚摸着铜牌上的名字。

“海拉。”玻璃罐里哨兵的灵魂摇摇晃晃地浮上来,复活似的呈现出一个长发女人的姿态,转瞬又消失了。

恺撒注意到这个玻璃罐旁有一个空罐,铜牌上的名字赫然是耶梦加得。

“英灵……失窃了?”恺撒惊讶地抬起头。

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同时也不可原谅,简直像被挖了祖坟一样令人愤怒——

英灵殿存放的是货真价实的塔中优秀的哨兵与向导的英灵。百年前这项技术被发明出来,用于挽救即将被“黑洞”吞噬的杰出的灵魂。灵魂没有意识,仅仅是作为一个纪念的形式存放在这里,而现在竟然在某个人的手中死而复生,以精神体的形式归来。

简直……

“就像魔鬼一样。”昂热叹了口气。“他们缺乏肉体存在的形式,需要夺取身体存活。我可不希望塔里的哨向们壳子里换了灵魂。”

尽管面对的威胁来自曾经前辈的优秀英灵,这个哨兵一副“鬼挡杀鬼”的样子,向他伸出手来,“欢迎加入‘斩魂计划’,A级向导恺撒。”

恺撒露出标准的笑来,“遵命。”

英灵殿深处,几个混杂在其中的空罐呈现出一片混沌的黑色。它们的铜牌隐没在黑暗中,其上的名字都曾被万众呼唤,如神名般辉煌。

而它们正在归来。


-tbc

---------------------------------------------------------------------------

嗯我不是故意拖这么久的。

其实蛮早就写完了,宽带欠费之后电脑的存稿就死掉了


哇还有人记得我吗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