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恺楚】玫瑰

*恺楚

*旅人x山神

*OOC

 -------------------------------------------------------------------------

Part1

 

——你们是否要摘取我的玫瑰?

 

传说在王国极北的雪山上,住着一位有着金子般眼瞳的神明。他像雪一样冰冷,令人捉摸不透,却又希冀给人带来欢乐——

凡摘取他的玫瑰的旅人,都将实现一个愿望。

 

“哦。”恺撒浑不在意地饮尽了杯中的果酒,“这听起来像个三岁孩子的睡前故事。”

“不不不,确有其事——”他身边的酒保凑了上来,为他续上了琥铂色的酒液,“祂就在那座雪山的顶峰上!”

酒保遥指向窗口外银色的山峰,可惜这位旅客只瞥了一眼便不感兴趣地收回了目光,“愿望?暂时没有这样的东西。凡是我想要的,都会亲手取得。”

酒保还没来得及心疼自己没骗着的导游费,这位慷慨的金发客人便将一枚金币拍在桌上,自个顶着夹着雪的寒风晃出了酒馆。

“神?不存在的。”

他在雪中漫步,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不过雪山倒值得一访。”

 

Part2

 

——你们不得不俯首屈膝,

在岩石和荆莽间藏匿,

常将滴血的手指吮吸。

 

白皑皑的雪山之巅上安静得只有雪片落地的轻响。端坐在山石上的神明忽地睁开眼,抖落了凝在睫毛上薄薄的霜。祂有着一双黄金般夺目的眼睛,鸦羽般的黑发有条不紊地垂下。神明单薄的背绷得笔直,沉默得像一尊古老的石雕。

楚子航是祂为自己取的人类名字。然而实际上祂与人类仅有的接触不过是坐在雪山顶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旅人试图攀上顶峰,摘取他的玫瑰。

譬如现在就有一个背着行囊的人类青年,悠悠然踏足了祂的领地。

楚子航知道这些旅人是为了他的玫瑰,携着自己的愿望来的。他们在陡峭的山石间俯下身子爬行,不时失足跌落积雪下暗藏的洞穴中。他们呼唤着祂,手指被岩壁上的荆棘刺得鲜血淋漓。

可无人能够摘取祂的玫瑰。

于是祂也只好将昏迷的旅者送回山脚,以防他们被雪山凛冽的风冻成可怜的标本。

而眼前的这个人类……

楚子航看着他灵活地翻越山岩和高崖,机敏地躲开岩洞狡诈的陷阱,一路朝着他的玫瑰走来了。

“来吧。”祂轻声说。

楚子航不希望看到他的失败——

祂喜欢这个人类漂亮的金发,暖和得像雪山巅上洒落的阳光。

 

恺撒攀爬在雪山的松林与乱石间,抽空喘了口气,坐在石头上歇了歇。这已是松林的边缘,在往上就是雪山的最顶峰了。

他遥望四方,愈发觉得这座山美得沉静而暗藏杀机。它以美景诱惑你前行,又布以障碍和陷阱来设下挑战。这让他浑身上下热血沸腾,只想彻底征服这座高傲的冰峰。

忽然间,一抹鲜亮的红色跃入他的视野中。

恺撒定住目光,眯着眼打量着这突兀的色彩。那鲜明的颜色像是一团被血液染红的积雪,可它确实不是。

那是一朵玫瑰。

一朵绽放在寒风中,凌驾于万顷冰雪上的玫瑰。

恺撒凝视着它,惊叹于玫瑰动人心魄的美。玫瑰轻轻地晃动着,像心脏般轻快地跳动,敲出致命的邀约——而旅人欣然接受。

恺撒小心地靠近他,冷静地绕开危机四伏的冰面曲折前行。

在他伸出手去的同时,荆刺划破了他的指尖,而神的声音划破了宁静。

“你想要摘取我的玫瑰?”

恺撒转头四下看了看,无奈地抬头看天,“是的,我爱它。”

“为什么?”楚子航忍不住问。

“因为它的美丽。”恺撒想了想,不知是脑袋缺氧还是一时兴起,他向神明挑逗般地说着,“假如你和你的玫瑰一样漂亮,我也不介意爱你。”

“噢,或许吧。”神迟疑了一会,

“没人告诉我,我的容貌是否‘漂亮’。”

恺撒几乎笑出声来。他本以为这会是个严肃得不苟言笑的山神,谁知道可爱得像个孩子。

“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愿意出现在我面前。”

神明看着他金色的头发,忽然有点迫不及待。

我大概爱上了他的头发?

这不奇怪,毕竟它很漂亮。

于是祂答道:“我在山巅等你。”

 

Part3

 

——你们想要摘取我的玫瑰?

 

恺撒捧着玫瑰,深吸了一口山巅松木味道的空气。

他的不远处,一个黑发青年睁开了眼睛,一双明亮的黄金瞳直视着他,以及他手中鲜艳的玫瑰。

神端坐在白雪中向他投来目光,那一刻恺撒只想买下整片雪山,以防他人窥视这幻觉般的美丽。

真……漂亮。

他走上前去,在神明面前单膝跪地,“这是你的玫瑰,不是么?”

“是的,这是我的玫瑰。”

金瞳的神向他伸出手来,

“说出你的愿望,旅人。”

恺撒温柔地将盛开的玫瑰安放在祂苍白的掌心,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

“我请求得到您的爱,亲爱的神明。”

接过玫瑰的手一顿。它的主人罕见地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给出了答案。

“不,我做不到。”

“我怎可能让已发生的事,再发生一遍?”

 

END



诗源自尼采《我的玫瑰》



umm难过,整个七月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北京。

还我暑假。


评论(8)
热度(84)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