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北

凯楚党。
咸鱼中。

【恺楚】失心·贰

*向导x哨兵

*瞎扯淡

【壹】

——————————————————————————————————

 

楚子航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安。

他本可以用面无表情装作对这次不以斗殴为目标的会面毫不在意,可惜狼在他的脚底下满地打滚,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破绽。恺撒推开房门时,恰巧看到了这违和感十足的画面。

他强忍着笑把门从身后合上,“昂热通知我过来一趟——你知道的——帮你做精神清理。”

楚子航生硬地点了点头,他显然在思考如何应付着相亲般的尴尬气氛。

“那好,我们直接开始吧。”恺撒加固了防干扰装置,顺势加上了一个向导常用的安抚术,“放轻松,我需要进入你的精神图景,尽量不要过分地排斥我,我猜你也不想浪费时间。”

楚子航深吸一口气,向后靠在了沙发背上,“劳驾。”

恺撒慢慢地走近他,小心翼翼地尝试着,直到耳边响起了连绵的雨声。

楚子航把他放了进来。

 

恺撒见过各种各样的精神图景,它们都像梦境一样千变万化,由一段段记忆拼凑而成。而楚子航的却如此压抑而单调——一座笼罩在暴雨中的城市。

他撑起一把黑伞走在湿淋淋的街道上,开始搜寻他的唯一目标。楚子航不可能放松警惕到直接将自己展现在他面前,而这正是乐趣所在。恺撒喜欢捉迷藏,并且希望它越难越好。

 

几乎每一个人的精神图景里都有学校,那里往往承载着青春美好的回忆——然而楚子航又是一个特例。恺撒走过一排亮着灯的教室,学生们低着头沙沙地写着手头的卷子,似乎是一节普通的自习课。他随意推开了一扇门,皮鞋落在瓷砖上发出“嗒”的轻响。

学生们整齐划一地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他。恺撒一愣,随即果断退了回去,顺带关上了门。

这是一种无声地警告,恺撒再清楚不过了。他游荡在这座城市里,仿佛一束格格不入的阳光。他摸不清楚子航的态度,这像是大喊着“来找我”却拼命躲藏起来的孩子,躲闪着向他递来幽暗的眼光。

简直是暗藏着邀请的拒绝,楚子航式的心口不一。

恺撒悠然走向城市的边缘,那大概是楚子航精神的边界了。雨点密密匝匝地打在高速路上,舞动的柳枝垂盖过陈旧的标牌。

他走着,直到看到一辆停在雨中的迈巴赫。

还有小了几岁的楚子航。

湿透了的少年独自站在车旁,向他投来夹杂着恐惧与求助的目光。恺撒向他走去,同时听见了某种尖锐物刮擦金属的诡异声响。

电光火石间,他扑了过去,顺带为小楚子航撑起了一个精神屏障。那是一群长着尖利指爪的黑影,它们成群地蜷缩在车底,而现在涌了出来,疯狂地扑向了雨中的少年。

这都是什么东西!恺撒忽然听见耳边传来熟悉的刀口斩破空气的声音,楚子航从他背后冲了过来,一刀斩开了一个黑影。

哇哦。他真心实意地吹了声口哨,然后抬起手,做了一个抹平的动作,而黑影像肥皂泡似的随着他的手势一个个“啪嗒“一声碎开去,迅速地消失在雨水中。

“清理完毕。”恺撒看了眼小楚子航站着的地方,那儿已经没了人影。而眼前的楚子航正一丝不苟地收着刀,转身向他道了声谢。

“噢,如果你能降低点对我的警惕度,我们的合作会更加愉快。”恺撒伸手打了个响指,雨幕下的城市渐渐淡去,两人又回到了那个封闭的小房间内。

“想睡一觉么?”恺撒站在原地,看着楚子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猜你需要——一个星期的精神缭乱可不好受。”

楚子航沉吟了一会,点了点头。

恺撒突然一把将他揽了过来,在浑身僵硬的哨兵耳边轻声道,

——“晚安。”

回答他的是匀长的呼吸声。 



零点后的天空泛着微妙的深蓝,像一汪混着墨汁的海。路明非靠着墙角坐着,眼前是斜挂在高楼边上的半轮月亮。芬格尔裹在被子里睡的正香,他却像个煎饼似的翻来覆去地折腾,最后就索性和以前每一个睡不着的晚上一样坐在窗边发呆。

路明非眯着眼睛,百无聊赖地开始思考人生。

过气二逼青年,现任废柴哨兵,没钱没女票,人怂话很多……

窗外传来一声冷笑。那大概是一个孩子的声线,却用了一个半鄙夷半调侃的语气,搭配上后半夜的气氛愈发充满了违和感。路明非扭过头去,对上了一双金色的眼睛。那孩子直勾勾地看着他,伸手推开了玻璃窗。

这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如果这不是在七楼的话。

“啊—”路明非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即被翻过窗来的男孩捂住了嘴。

“别嚷嚷,虽然你的好师兄听不见。”男孩眨了眨眼睛,这个动作让他有了点孩子的样子,“晚上好,哥哥。”

“……”路明非看着他,使劲回忆自己不存在的亲属关系表,“呃,你认错人了吧?出门右拐705,楚哥欢迎您。”

男孩撇了撇嘴,“哥哥。”

他叫着,语气里突然涌上了路明非熟悉极了的某种情绪,冷冷地粘在他心上。窗外的月亮隐没了,夜风将血的味道卷进他的鼻子,黑暗中浮现出高耸的刑柱上跳动的火苗,颤抖着紧握着的双手……

那闪过的景象仅仅维持了一瞬间,月亮还挂在敞开的窗户外头,墙角的阴影里只有他一个,并没有什么兄控男孩。

路明非揉着眼睛爬上床,想着自己大概困出幻觉来了,然后一头栽进了被子里。



——————————————————————————————

有泽非部分,但主要是恺楚。

不知道要不要打泽非tag,求评论指导,谢谢。


评论(4)
热度(33)

© 朔北 | Powered by LOFTER